美麗佳人 發行日期:2012-07-05 刊號:23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王陽明,這男人很危險

採訪撰文、造型/楊茵絜 攝影/A-New 化妝/Ian 髮型/Tom from Flux

妳以為他只愛在夜店尋找長髮辣妹,長得帥大概是個傲慢 City Boy;但是他其實可以看《Drive》看六次、喜歡昆汀塔倫提諾,養兩隻貓以外,在野外撿到螳螂也偷帶回家當寵物,而且愛衝浪潛水又爬山,還恐怕幾年內就會結婚。

充滿男人味、還有生意人的氣魄,當妳被迷得神魂顛倒時,他不過拍拍肩膀向前行。不曉得他是不是《阿飛正傳》裡沒有腳的小鳥,但是王陽明跟 James Dean,壞得有點像,妳知道他危險,卻拼命向他走去。

我從小就調皮,家裡給我最好的教育就是時間管理,還有遺傳到我媽的完美主義。當然,男生會叛逆,小時候試過抽煙、幹架,但爸媽知道我不是壞小孩,還懂得是非對錯,就給我很大空間。我年紀小一點的時候,常常讓他們操心,會覺得:咦他是不是玩太瘋?是不是交太多女朋友?是不是沒用心唸書?結果還是念了一個很好的商學院 Stern,就讓他們放心。我會證明給他們看,在我的範圍內玩得開心快樂,會出去打架、會去刺青,可是你要我做到的,我就是會做到。

刺青是這樣的,他們在電視上看到我打高中籃球比賽的轉播,發現我手臂黑黑的,我一回來,就把我袖子掀起來。但他們也拿我沒輒啊,刺都刺了,畢竟是我的身體啊。可因為我公公也有刺青,我就說:「欸,那公公也有刺青啊,那為什麼我不行有?我爸以前出去玩得那麼瘋,他的朋友們都跟我講過故事,那我為什麼不能做?」我爸知道,小時候沒有玩過的話,長大再玩就太晚了,30幾歲是該有家庭、有事業、有責任感的時候,還不如10、20幾歲去玩一玩。他們知道我的個性,我們家男人就是這樣。

小標:什麼都不懂怎麼做生意?
結果,到了22歲畢業,我沒有選擇。我們家都是生意人,就是要做生意。我爸覺得做生意是一個試驗,要懂得怎麼在大公司裡做生意,你22歲,什麼屁都不懂,只懂得上學、懂得玩。我爸給我很多空間,但他們希望我去學習,你只懂這22年的事,所以你得去懂 real world。

於是去公司做業務、開店,我現在跟朋友做自己的銀飾品牌—金銀帝國 Imperial Taels。我們想說為什麼沒有人設計一個中國的 Chrome Hearts,就用銅幣、如意、印章的元素,用925銀製造,想讓大家知道我們有這樣的品牌。討論了兩年半,一直到一個月前,店面才裝修好,現在還想試試看台灣跟內地的市場,以後再慢慢試日本跟歐洲。

第一次挑戰痛哭
以前,有媒體稱我台灣第一帥,但台灣男人還那麼多帥的。我當然對自己有自信,不管做什麼行業,當老師也好,都要有自信,可是我並不自戀。這圈子裡,有些男生會把手機貼膜做成鏡子,也有些演員可能在乎外型大過於演技,可是我想做好自己就夠了。

第一次看自己演《我可能不會愛你》,覺得演不好,乾脆不看。我想,要進步,就是要找到自然的狀態。這次演《原來愛,就是甜蜜》,我跟謹華在海邊第一次接吻,就會讓人感覺,there is love,我想讓觀眾相信。事實上,我們在看戲時都臉紅了,兩個人都會害羞。

有一場戲,則是我做過最難的事。我為了謹華放棄夢想,但她卻選擇跟孩子的親生爸爸在一起,我就像整個人被掏空。我為了那場戲準備好幾個小時,導演跟我說,你不能隨便哭,每個人哭法不同,你不能靠想親人過世了來哭,因為觀眾看得出來眼神不一樣。所以,我早上九點開始準備,可是我太沒有經驗了,試戲都還在哭,正式開拍又哭不出來,15分鐘後才哭出來。但悲劇是,因為我們是雙機,一個是特寫、一個是遠景,所以拍完後導演過來拍拍我,說:「演得很好,再給我15分鐘」,我就,啊?

好吧,也只能 hold 住,希望大家不要跟我講話。我需要安靜、在我世界裡不要被打擾,因為我很要求完美。只好默默一直哭,這對一個新演員、對一個男生,真的很難,因為正式開拍要痛哭到很難呼吸。特寫的大哥就先玩他的手機,等我好了再回頭拍他一下。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