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7-01 刊號:9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長期照顧,照不到的所在

尤美女


邁入老年化的台灣社會,因公共福利不受重視,過度依賴外勞及女性家屬扛起照護責任。推動已五年的「長期照顧十年計畫」看來效果不彰,未來若要重燃長照,甚至推動長照保險,不能不傾聽各方需求。

照顧產業化,貧富有別
近年台灣的人口老化速度快得嚇人,老年照顧政策的擬定也益顯迫切。人口越來越老,意謂失能者也隨之增加。內政部統計,目前台灣老年人口已超過240萬,約占總人口10%,其中需要長期照顧者有七十多萬人。推估未來台灣失能人口,將以每五年約成長20%的速度急遽增加。

失能者的長期照顧是許多民間社福與婦女團體的關注重點,他們要求盡速建立「照顧公共化」的福利體系。然而,台灣的社福政策方向從1993年邁入「高齡化社會」至今,卻以經建會主導的「照顧產業化」為主。2009年行政院院長劉兆玄提出「推動六大新興產業」,醫療照顧即為其中之一。計畫中的「健康照護升值白金方案」囊括了養生保健、智慧醫療、國際醫療、國家衛生安全、生技起飛計畫,預計四年內投資864億元。顯而易見,政府鎖定的是有消費能力的老年人口,而負擔不起的老年人便無福消受。

針對整體失能人口,台灣目前實施的是「長期照顧十年計畫」(2007-2016年),預計十年挹注新台幣817.36億元,但這遠遠低於健康照護產業四年864億元的豐沛資源。而使用「長照十年」服務的人數,全國僅有八萬多人,主要提供殘補式的福利照顧,對象以中低收入戶為主,一般戶則需自付40%。再加上服務不穩定與申請流程繁雜,都降低了民眾的使用意願。

照顧市場化,依靠外勞
政府除了推動照顧產業化囿限使用族群,另一作為就是自1992年起開放外勞,放任「照顧市場化」,讓失能者的家庭自行聘僱外勞以解決人力需求。根據2011年的統計,外籍看護工已高達19萬5726人。

國家引進外勞,卻忽視勞雇雙方的溝通障礙、教育訓練、勞動權益、照顧品質等問題。因此,我們看到有的雇主苦於和外勞溝通不良,又不敢隨意更換;我們也看到,在外勞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的政策限制,以及高額仲介費的現實逼迫之下,有的外勞選擇逃跑,或是一再忍耐超時工作,甚至忍受連續性侵。

至於聘僱不起外勞,或是不放心外勞進駐的家庭,大概只能依靠家庭成員自行照顧。目前有長照需求的七十多萬人當中,扣除使用政府服務的八萬多人、聘僱外勞的十九多萬人,還剩下高達四十多萬人純粹由親友照顧,沒有其他幫手。

照顧女性化,人權不保
這四十多萬失能人口的家庭照顧者,又約有八成為女性。當我們遇到家庭成員出現失能狀況時,多數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先考慮家中姊妹、女兒、媳婦誰能擔負照顧責任,再來打聽如何申請外籍看護。加上外籍看護大多為女性,政府等於將照顧重擔壓在本國和外國的女人身上。因此,國家漠視長照福利政策的後果即是「照顧女性化」。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