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6-01 刊號:94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找回家的路

泰雅女孩談部落的流離與重返
Yagu Yuraw(陳芃伶)

南澳山區的泰雅族人,在過去一兩百年間,逐漸從山林中撤除了生活痕跡。然而,下山不只是異地而居,失去了與原本環境的緊密連結,部落文化快速流失。重建先民通道,重返昔日家園,對泰雅人來說,不只是追憶,更是新生命的開始。
撰文|Yagu Yuraw(陳芃伶)

作者簡介
Yagu Yuraw,陳芃伶,宜蘭縣南澳鄉金岳人,畢業於台大城鄉所,入圍民國101年青舵獎(公共事務參與項目),目前擔任宜蘭縣南澳鄉金岳社區發展協會營造員。
照片提供|金岳社區發展協會

找回家的路,對一個都市原住民來說,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極長的時間,還不見得能達成。

我叫Yagu Yuraw,擁有一個原住民的名字,是我回家的第一步。

泰雅尋根,家不在記憶能及處
我是南澳泰雅族人,卻在羅東小鎮長大。父母親為了使我能在漢人社會中生存及競爭,在我幼稚園時便舉家從南澳遷出,讓我在漢文化的教育體制下成長。我說得一口標準的漢語,滿腦子漢族的思考模式;知道自己是原住民,但從未意識到原民文化的重要性。直到大學時代認識一群原住民朋友,我才展開一連串追尋認同的過程。

小時候一直以為,我的「老家」在南澳大馬路邊;我的「部落」則在靠山近些的金岳村。雖然我從未住過金岳,不過過年過節一定會到金岳拜訪親戚,腦海中還有許多在那裡玩耍的記憶。長大才曉得,原來爺爺、奶奶和金岳族人們真正的「根」,竟然在32公里外南澳山區,一個已經不存在一般地圖上的部落──流興(Ryohen)。

五十多年前,在國民政府的要求下,流興社的族人大舉搬遷到山下的金岳,但我的爺爺卻因為警察工作的關係,和奶奶一起帶著他的弟弟妹妹以及年幼的女兒,先遷至東澳,再遷到南澳大馬路邊。這樣的遷徙歷程,讓我的回家之路,比起其他族人更多了一點曲折。

初見流興,感動衝擊難以言喻
2006年春天,是我真正認識流興的開始,也重新連結了我和金岳的關係。

當時我在台大就讀研究所,與一群同學回到金岳部落進行社區實習;在訪問的過程中,體認到部落的文化根基,比環境改造及空間規畫還來得重要。一方面,出於自己的好奇,想要目睹思念已久的爺爺奶奶出生、讀書、談戀愛、結婚生子的地方;另一方面,想要補足空白的部落歷史與生活故事,期待能藉此重建舊部落的文化資產。於是,我們和社區發展協會共同舉辦了「回Yaki & Yutas的家」尋根系列活動(Yaki、Yutas分別是泰雅語「祖父」、「祖母」之意)。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