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2-05-01 刊號:4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我們的寶島 竟是移工的牢

由於「不得隨意轉換雇主」的規定,加劇勞雇之間不對等,誘使雇主成為惡人,導致虐待移工案件層出不窮。在如此困境下,人稱寶島的台灣,成為移工無形的監牢。
文/張 正 (《四方報》總編輯)

 

 

越文《四方報》剛創辦不滿一年,一位熟識的越南幫傭范草雲逃了。草雲用她的新手機打電話給我,說很想念我和我的妻子,叫我不用再寄報紙給她,新的工作場所附近有賣。

草雲的口氣有點緊張、有點疲累、又有點興奮,新的工作很累,但是賺得多,一天新台幣1,500元。我也跟著又緊張又興奮,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請她務必小心,千萬保重。

當天我輾轉反側睡不著,無法想像草雲的處境。在語言文字環境都那麼陌生的情況下,是怎麼被逼到非逃不可的絕境?哪裡來的力量與勇氣?

「合法」照顧老人家 「違法」打掃雇主家

草雲之前就曾要我幫她介紹新工作。她平時除了「合法」地照顧阿嬤之外,還得「違法」打掃雇主家的兩棟透天厝,替十幾位雇主家人張羅吃喝、洗衣拖地。不過,工作沉重並非她換工作的理由,而是因為雇主不願意繼續聘用她,想另外找個更乖、更耐操的幫傭。然而,草雲萬萬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她在越南的一家老小,全都仰賴她這1萬多元新台幣的薪水呀!

但是我能做什麼?與高鼻藍眼口操英文的「老外」不同,「外勞」適用不同的法令,東南亞藍領移工受到種種綑綁,換工作談何容易。

對雇主來說,「換個外勞」只是麻煩,但是對移工來說,卻是天塌下來的災難。他們因為家貧出國打工,行前得先籌措美金4,000到8,000元(新台幣11萬8,000到23萬6,000元),用來支付仲介、手續費用,要是出國沒幾天就回家,不但沒賺到錢,反倒揹上一輩子也不可能還清的龐大債務。

血汗台灣 不得不逃

今再一次接到草雲的消息,她已經透過地下仲介「自力救濟」了。草雲也透過她的筆,將逃跑後的種種經歷化成文字,交由《四方報》刊登。我們則透過她的稿子,揪著心,隨著她在各地流離,也才發現另一個「血汗台灣」。

部分移工是為了更高的薪資報酬(這有錯嗎?你我不也如此?),部分則是因為不能沒有這份薪水、卻又不能繼續在台灣工作,必須另謀出路,如同草雲。更糟糕的,則是因為不堪虐待、性侵、雇主拖欠薪資而離開。

台灣在1992年通過《就業服務法》,正式引進藍領移工,並且以「避免外勞與本勞搶飯碗」作為理由,設下「不得隨意轉換雇主」的規定。但事實上,要是工作環境或薪資條件不佳,本國人仍然不願意做3D工作(骯髒Dirty、困難Difficult、危險Dangerous)。去農村看看、去工地看看、問問「點數不夠」的家庭,哪裡沒有「逃跑外勞」?

而「不得隨意轉換雇主」的惡劣規定,也加劇了勞雇之間的不對等,誘使雇主成為惡人,導致虐待移工案件層出不窮:既然你不能離開,那我怎麼要求你都得接受囉!移工既然無力與雇主抗衡,也不能「合法」換工作,當然只好「非法」換工作。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