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4-01 刊號:9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無尾溼地雁歌漸歇

水鳥教我們的一堂保育課
林佳禾

在水泊旁村落土生土長的楊油然,今年51歲。他回憶直到國中時代,這條村後的「後壁港」水流都還算豐沛,村裡孩童總是在河裡釣魚、游泳、抓毛蟹。沒想到舊河口漸漸因淤積而封閉,河道形成沒口河,僅靠接引新河口的排水溝圳潮差和地下湧泉維持水量。雖然出海口在80年代以後曾有一兩次在颱風過後重新打開,但還是敵不過淤積速度。開放的河道終究變成封閉的溼地,水域至今離海岸線已有三、四百米之遠。

楊油然說:「我這一輩成長的過程,一路見證這個地方的環境改變。這裡不像其他的溼地可能要追溯到上百年的時間。我們從小看著它從湍急的河流變成淤塞的溼地,誰能想得到這只是二、三十年之間的事?」

隱蔽祕境揭開面紗
更令人想不到,這個在偏僻的「澳仔角」突然生成的無名溼地,竟然特別受到季節移棲的水鳥青睞。一開始只是極少數的獵人會來此地狩獵雁鴨,因為不知其名,口耳相傳之間稱其為「嘸尾港仔」。80年代以後,台灣賞鳥風氣漸興,賞鳥人經介紹進入到這片溼地,驚為天人,有一段時間將它珍視為私藏祕境,只在小小的社群之間分享。

直到90年代初,台電計畫在此設立一座火力發電廠,結果引起以愛鳥人士為首的一場反對運動,在配合運動策略的運作之下,終於不得不讓這片溼地為世人所知。1992年4月號的《大自然》雜誌刊出一篇名為〈無尾港的最後冬天〉的繽紛圖文,高聲呼喊搶救。這片溼地首次公開地以「無尾港」之名被稱呼。

該篇文章的作者是宜蘭素人鳥類研究者吳永華,他和賞鳥同好從80年代末開始記錄無尾港出現的水鳥種類和數量,並且做成詳實的報告。在那場最終成功阻擋了台電設廠的運動中,鳥友記錄到的140種鳥類遠高出台電委請專家調查的數量,是這場環境運動能取得認同的關鍵原因之一。

1993年9月,挾著反火電運動勝利的旺盛氣勢,無尾港成為台灣第一個設立的水鳥保護區。1997年1月,從反火電運動開始集結的一群在地青壯年成立了「無尾港文教促進會」。自此之後,社區營造的力量擔起了許多保護區經營規畫、監測維護的工作。

圈地保護徒然無功
然而無尾港畢竟不是塊平穩的溼地。成為保護區之後,環境變遷的腳步並未歇緩。溼地履次出現劣化危機,特別是陸化現象影響甚鉅,鳥況反而不若從前。過去無尾港每年光是體型較大的雁鴨,數量就可達三千隻以上;但近年來即使鳥況良好,也只有兩千多隻。任何人即使不懂鳥類調查,單憑印象,都能明顯感受到核心水域的停棲雁鴨減少許多。

台大森林暨自然資源學系盧道杰教授長期在無尾港推動社區共管機制,對保護區周邊環境知之甚詳。他發現最近幾年跑到外圍田地的水鳥數量確實變多了。鳥不待在保護區內,追根究柢還是因為核心水域的環境品質持續劣化,但現有保護區所能約束的範圍太小,也是常被提及的問題。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