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4-01 刊號:9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小米歸鄉路迢迢

重新種下部落作物與文化
巴清雄(Rungudru Pacekele)

小米是原住民部落中的靈魂作物,扮演著維繫文化的重要角色。它曾因時代變遷、權力更迭而消失不見,如今再度回到部落之後,卻又面臨了新的問題與挑戰……


2011年年初,在台灣大學種子研究室的奔走下,近百種於三十多年前被研究者帶至美國保存的台灣小米,終於重回母土,並計畫被帶回原部落種植。看起來這像是一個關於原種失而復得,最後回歸故土、落地生根的故事,但在故事背後,卻隱藏了許多值得探討的面向。特別是,小米原為原住民主食,同時也扮演連結部落族人、維繫文化結構的重要角色,卻在百年之間消失殆盡,甚至需從遙遠的他方迎回原種。小米的消失與重現,具體而微呈現了原住民部落近百年的生活轉變以及環境更迭。

從部落長出靈魂作物
原住民的農業主要是以最簡單的耕作模式,進行自給自足式的生產:農耕栽培制度採用燒墾、輪耕、混種,一旦地力耗盡則休耕異地栽培,即所謂的「游耕」。原住民族群因為廣布在高山、海岸、島嶼等不同環境,部落所在的氣候差異、不同的社會結構均會影響土地的擁有權與使用權,以及栽培與田間管理的方式。原住民農業作物種類多樣,有自野外採集之野菜、竹筍、野果、野蜜,進而由野外採集栽培在部落之頭飾材料、假酸漿、月桃等;傳統栽培作物則有粟(小米)、芋頭(水芋和旱芋)、番薯、台灣藜、樹豆、樹薯、玉米、高粱、稷、南瓜、豆類、山藥、陸稻等。這些作物栽培的種類也會因不同族群及氣候適應性而有區別。

傳統栽培作物中,小米在食用、祭儀、社會流動以及族群文化生命的用途與傳承方面,有著極為重要的文化功能與價值,可說是維繫一個族群文化內外活化的因子。小米的功能與價值會因不同族群而有不同的使用方式、規範與禁忌。在食用的多樣性來看,魯凱族與排灣族的食用方式最為多元,可以煮成稀飯、乾飯、小米糕(泛指一切用小米做的米食)。根據調查,魯凱族烹煮小米糕的種類又可分為好幾種。至於小米釀酒,自古以來只有在小米豐收季節或特別的祭典或婚禮時,才會釀製,供親友、族人享用。由此可以感受到小米在原住民心中的重要性與神聖地位。

傳統生活被迫改變
然而,過去國民黨政府卻認為這個富有文化價值的小米酒違反公賣局私釀酒的規定,因而禁止原住民自釀小米酒飲用。隨著大量公賣局酒品、以產業發展為訴求的經濟作物逐漸入侵部落,長期以來原住民賴以維生、沒有經濟產值的小米作物,便因外力干擾而式微──小米的產量不但減少,連釀製小米酒的傳統知識也隨著耆老的凋零而消失,間接影響了原住民以小米為憑藉的文化相關祭儀。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