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4-01 刊號:9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智慧高價,自由廉價?

談網路共享的價值角力
鄭國威

連坐圍堵寧錯不放
美國的巨型文化工業視網路為敵人,嚴格一點來說,他們視「無法控制的網友」為敵人。

在你我還得待在電視機前才能看電視、進戲院才能看電影、緊追廣播時段才聽得到最新音樂的時代,文化工業的操盤者可以用簡單模式預測受眾的行為。現在情況大不同了,他們會擔心觀眾直接跳過廣告、跳過付費窗口、而且還跳過時空限制,幾秒鐘就找到志同道合的二次創作者,跟願意欣賞這些二次創作的觀眾。

因此他們推動過多次立法,並從失敗經驗中學習法該怎麼立。該具體規定哪些行為是合理使用,哪些行為是侵權嗎?不,這樣太麻煩了,因為得逐一判斷,還要交由法院裁定。雖然他們不缺律師,但再怎樣也比不上網友的數量啊!

於是他們逆轉了邏輯:從「揪出侵權者」,轉變為「從技術上禁止任何人用文化工業生產的內容做任何可能侵權的行為」。但即使如此步步逼近,依舊沒能扼阻網路上的資訊傳遞,畢竟技術上再怎樣限制,只要是數位格式,都有被破解跟複製的可能,因此才有SOPA與PIPA出現。

這次的立法邏輯更「先進」──或說更「復古」了──與其要大費工夫請律師找出犯罪證據,不如把責任丟給每個網路平台營運者,要他們自行擔保「我的網路使用者沒有犯罪」。假若法案通過,只要使用網路、有上傳資料的行為,部落格服務、臉書、Youtube,乃至於網路服務提供商(例如中華電信),都得負起責任審查你上傳的每個位元,不然他們就會像公車司機一樣被迫停業或斷絕金流。

權「利」戰爭一觸即發
好消息是,這兩個原本極有可能通過的美國法案,都在網民與網路業者的猛烈反擊下暫時進入凍結狀態。壞消息是,其他類似法案持續報到,如以保護兒童免於線上色情內容為名的H.R.1981法案、以及H.R. 3699 研究著作法案等;若是通過,都會嚴重打擊網路言論自由跟資訊分享。

更嚴重的是,許多國家正以美國為模範提出類似的國內立法,包括正在研擬修改著作權法的台灣在內。跨國的協定也蓄勢待發:惡名昭彰的 ACTA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 反仿冒貿易協定)已經獲得眾多已開發國家簽署,涵蓋範圍更超過文化產業。台灣政府也積極爭取參與。

這些法案背後由同一套邏輯運作:言論或資訊自由很好,但是要照他們的規矩來玩;否則就必須受罰。若說極權國家,如中國等,控制網路言論的方式是由上(政府)至下(商業);美國及台灣的作法就是由下至上,結果其實都是一樣。

網民不能置身於外
難道就一直抗爭、一直反對?沒有一個皆大歡喜的作法嗎?在有能力回答這個最終問題之前,其實跳過了太多得先處理的問題:為何政府要爭先恐後加入跨國協定,卻不先有效告知公民並接受審議?為何政府與國會那麼容易被企業遊說而修法立法?為何主流媒體不深入報導這些事件的利害?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