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2-04-01 刊號:4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歐債危機 希臘只是代罪羔羊

雅典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雅尼斯.瓦魯法科斯說:這次危機,沒有希臘,一樣會在歐洲出現。這是全球資本主義金融泡沫化的結構性問題。
文/張翠容 (獨立新聞工作者,著有《中東現場》、《拉丁美洲真相之路》等書)

雅典大學經濟學系教授雅尼斯.瓦魯法科斯(Yanis Varoufakis)現在是一位大紅人。不論左中右派的學生都愛上他的課,認為他是經濟學系最佳的教授,國內外媒體和大學也爭相找他發表有關歐債的意見,金融機構也希望聽他一席話。他為什麼紅透半邊天?除了他敢言的作風、強而有力的獨到分析與觀點外,當然還因為他的國家有難,同時他也是希臘前總理帕潘德里歐(Georgios Papandreou)的經濟顧問。

我終於有機會在雅典訪問他。訪問地點就在他家中,他家位於雅典最著名的旅遊區Acropolis,景色怡人。他一見到我,以開玩笑的口吻說,不少記者湧到歐洲探究影響廣泛的歐債問題,大家可能估計不到,世界下一場戰爭可能不是源於中東,而是從歐洲開始。

問:歐洲深陷經濟危機,同時也衝擊了政治領域,人民對代議民主政制失去信心,甚至另起爐灶,要搞另一套直接民主。恕我質疑一下經濟學家的角色,為什麼你們沒有給我們一點預警,讓危機把我們殺個措手不及?

答:你問得好,今次危機的出現,經濟學家的確難辭其咎。我舉個例子,當地震發生時,地質學家會馬上採用科技探測原因,收集數據,然後向外解釋。我們或許一樣質問地質學家的預警能力,但這始終涉及大自然的力量,只要大家汲取教訓,提高探測技術,進一步了解及預防天然災害的發生,那麼,我們便不會太過責備地質學家。這是科學的態度,而地質學也實在是一門科學。

經濟學已成宗教 資本須受控制

可是,經濟學則不同,它早已成為一種宗教,又或有關人等特意把經濟學從科學變成宗教,促請2大家去膜拜它。看啊!過去20多年來,世界把自由市場神話化,甚至視自由市場為民主必備的條件。要知道,這兩者沒有必然的關係,不要隨便劃上等號。我經常對學生說,資本必須受控制,不然,它到頭來會與大眾利益作對,破壞民主。

問:那經濟學家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答:經濟學家故弄玄虛,製造一大堆數字和方程式,看似科學,其實企圖令公眾無法挑戰他們,好讓他們毫無忌諱為既得利益者服務。

問:希臘人在這方面應該感受良多。當初高盛投資銀行不就是為了協助希臘政府加入歐元區,做了一盤假帳嗎?我奇怪的是,那你為什麼還要留在經濟學這個領域呢?我們為何要去唸經濟學?答:我當經濟學家的目的,是希望揭發經濟學的謊言。而我也希望學生唸了經濟學,便明白到謊言是怎樣運作的。

歐元區沒有統一財政 管理太脆弱

問:大家都說,歐債危機,希臘是罪魁禍首,這是事實還是謊言?答:這次危機,沒有了希臘,一樣會在歐洲出現。這是全球資本主義金融泡沫化的一次結構性問題,造就了銀行業界的毒瘤,腐蝕西方國家的經濟體系。而歐元區由於缺乏堅固的基礎,例如目前只有統一的貨幣,而沒有統一的財政管理,各自為政,當全球危機湧現,歐元更為脆弱,一觸即發,歐元區應聲倒下。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