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2-04-01 刊號:4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台北是有點醜 但宜居宜人

城市好看是因為市民覺得有改變的需求,就像一個見過世面及經濟改善的人,穿著也會跟著調整,這是一種內部需求的動力。
文/徐明松(銘傳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

如果我們在城市晃晃,就會知道那些令人懷念的建築都是那兩個年代留下的。深究台灣城市的醜,上個世紀70年代是一個可怕的起點;之前的貪婪是在華人傳統世故下默許的貪婪,70年代以後則是資本主義市場肆無忌憚的貪婪,在沒有有效都市計畫的管理下,變成如今的模樣。

政策思考要以人為本 不是車

整頓市容,自然不是表面上都市美化的問題。這個城市得放棄以車輛思考的都市政策,回歸以人為主,以人文歷史思考的樂活城市。過去由於未曾廣泛深思的都市政策,像台北東西向鐵路地下化就缺乏全面且細膩的討論,我們本有機會重新縫合曾被南北割裂的都市紋理,結果市民大道平地而起,掠奪了一次結構性全面的都市更新機會。

當捷運鋪設時,我們期待捷運的出口點與站體是都市更新的良好時機,結果平庸與媚俗主導了一切,捷運局的思考完全是本位、機能、保守的。當全世界都在恢復歷史老城與曾經給養她們的河流的關係時,我們的政府卻興建更高的高架橋來阻斷城市與母親/河流的連結。所以台北西門町的年輕人早忘了淡水河與大稻埕、艋舺的一切─因為那裡只是老人的回憶,歷史的陳腐。問題是:沒有大稻埕、艋舺的台北,只是一個膚淺的台北,失去歷史的深度。

【本文未完,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全球中央》4月號;本文由《全球中央》雜誌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