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佳人 發行日期:2012-03-12 刊號:2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無界‧大未來

採訪撰文/姜富琴、楊茵絜、李郁淳、李昭融;攝影/詹朝智、張嘉興(街頭藝人)、Anew Chen(扮裝

從2009年開始,哥本哈根開始有了一座真人圖書館,接著蔓延到瑞典。這圖書館不出借書籍,而是讓真人親自上場說自己的故事。從撿垃圾的拾荒客、愛滋病患者、穆斯林難民等,每一個擁有不同故事、卻經常被誤解的人,都親自站在大家面前,勇敢接受所有人的提問。有些問題尖銳,有些問題無知,但是就在一來一往底下,藩籬跟高牆就此倒下,我們終於看得見彼此的臉龐,原來都是清晰而光亮。

十九歲,是一個對自我認知朦朧的年紀,妳在學習認識這個世界更多,卻也對人生充滿懷疑。所以《美麗佳人》19週年,希望能把這座圖書館搬到紙上,讓很多容易被誤會的人,像展開書本一樣閱讀。究竟愛滋病吃飯會傳染嗎?是不是八家將都是中輟生?黑手一定低學歷嗎?反串演員是不是都想變性?

只有在沒有界線的土地上,妳的視野更遼闊,未來更遠大。
 

1-1.jpg

@陳冠瑩,20歲,跳陣頭
我第一次來到九天,其實是法院帶我來這裡。國中開始就不太愛讀書,還當過大姊頭,帶著100多人去對決,但我絕對不打女生(笑)。後來搬到外面跟朋友住。16歲那年,男朋友把我帶進一個詐騙簽賭集團,被警察抓的那天,我正好幫男友代班工作,他跑去跟別人約會,被抓到的時候,二十幾支槍指著我,但最後被判保護管束,做義工抵銷一些時數,法院就把我送進九天。
一開始來九天一個禮拜,我就跑掉,因為練習很辛苦。但後來還是回來了,因為還是喜歡打鼓,而且也不再跟以前圈子的朋友聯絡。還沒進來九天時,有一段時間,我其實有憂鬱症,一度想要自殺,是一直到來這裡後,個性才變得比較穩下來。我覺得大家不應該把陣頭汙名化,這是台灣很珍貴的文化,如果沒深入了解,就會有刻板印象。大家也應該去認識一下他們覺得是壞小孩的人,妳可以試著模仿他,就像我跟大哥講話,就要像大哥,他們就不會生氣。

@1. 是不是跳陣頭都是輟學生呢?
是沒錯,但應該說,大家都有差不多的背景。我們都有相同遭遇,所以可以很快相處融洽。很多人都以為跳八家將就是壞小孩,其實他們跟我一樣,遇過挫折,外表看起來很狠,不喜歡跟別人相處,但是碰觸他們的內心,妳就知道他們不是那樣壞的人。我都會故意鬧他們:「幹麼,耍流氓喔?」他們就笑了。都需要時間去相處的。就像團裡有一個小朋友,來之前被家暴過,上國二了個子還很小,我印象很深刻,他剛來的時候都躲在床底下哭,我們都抱著他一起睡,有時候他也會故意躲起來,想讓我們找到。
但九天團長對我們統一,犯錯就是會被修理,都要求一定要讀到大學。我剛回到學校讀書時,不太會交朋友,但因為團長說前三名有獎學金,後來我連在車上都在看書,也就跟朋友比較接近了。我們之前是輟學生,但不是輟學生就是壞小孩。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