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光華 發行日期:2008/12 刊號:2008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女性史家的堅持與溫柔

文‧朱立群

國史館創館96年來首位女館長林滿紅,承襲中國近代史「南港學派」的精神,堅持史家必須「有一分證據才說一分話」。(薛繼光攝)

國史館館長林滿紅

她認為:台灣的法律地位已定,主權屬於「在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在統、獨意識型態壁壘分明的台灣,縱使她的立論兩面不討好,她仍堅持「必須尊重歷史事實」!


她是國史館1912年創館以來第一位女性館長林滿紅,也是少數勇於公開辯論台灣主權歸屬與中華民國國家定位的女性史家。捍衛史實的同時,私底下,她卻仍保有台灣婦女相當傳統的一面。


1994年底台北市首次市長選舉前夕,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李登輝接受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訪問時,感嘆「生為台灣人的悲哀」,遭輿論撻伐其以「曾為日本人自居」,實在有辱國家的尊嚴。不久,媒體刊載一篇名為「兩岸分歧是日據時代鋪的路」的學者投書,文中舉陳史實,力證1923年出生的李登輝不只受過日本教育,就國籍而言,他22歲以前還是「不折不扣的日本人」,因此,「李總統說他曾是日本人,有錯嗎?」


這篇文章的作者,便是現任國史館館長林滿紅。文章刊出當天,適逢中國歷史學會在台北開會,許多與會人士抨擊,我國元首自稱日本人已是一大悲哀,身為歷史學者的林滿紅,竟還幫他辯護!
如今事隔14年,林滿紅更加堅定當時的立論,並從史學界過去鮮少探觸的國際法角度,進一步斷定在1952年《中日和約》生效之後,台灣的主權才正式從日本移轉給中華民國的事實。
「我的史學研究是很『陽剛』的!」林滿紅自評她的研究性格。相較於其他中國近代史女性學者多取經婦女史、生活史、服飾史、飲食史等較軟性的題材,林滿紅著眼於國家主權、政治經濟等「剛性」的角度,更顯其歷史視野的大開大闔。


其實,早在就讀台大歷史研究所時期(1972-1976),林滿紅就已高度展現對研究、書寫「宏觀」台灣史的興趣。

霧峰林家的歷史啟蒙
林滿紅現年57歲,1951年生於彰化,在台中縣霧峰鄉長大。她在2008年出版的著作《獵巫、叫魂與認同危機:台灣定位新論》裡自承,在霧峰成長,讓她對台灣史產生濃厚的興趣,遂以第一志願進台大歷史系。林滿紅所說的「霧峰」就是「霧峰林家花園」,她的台灣研究,也從霧峰林家的故事開始。


霧峰林家是日治時期台灣5大家族──霧峰林家、基隆顏家、板橋林家、鹿港辜家、高雄陳家──之一,19世紀中期以降,掌控了台灣中部大量的土地與樟腦專賣特權,家族花園「萊園」更是梁啟超等中國文人來台講學時的駐足地。


自小浸淫在霧峰林家的歷史氛圍裡,每天上學還會路經清末舉人林文欽(「台灣議會之父」林獻堂的父親)銅像,林滿紅對林家花園的歷史如數家珍。小學課堂上,老師要求同學分享課外閱讀的心得,她介紹的作品就是《林氏族譜》,順著年表娓娓道出林家人物的事蹟。就讀台中女中期間,她進一步在校刊上寫下一篇名為〈我所知道的霧峰林家花園〉的文章,作為北上求學前的最後紀念。
在台大,林滿紅跨系修讀經濟學、社會學、人類學等各類知識,為日後多面向的台灣研究打下紮實的基礎。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