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3-01 刊號:91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代入感動公式

從「英雄旅程」的概念看《陣頭》
鄭秉泓

台灣近年強調文創產業,也懂得該賦予所欲販售的商品(無論有形無形)一個故事,可惜多數故事流於矯情造作無法熱血沸騰,最終只能落寞退場。如何說出一個扣人心弦的好故事?如何以故事激勵人心?如何憑藉故事絕處逢生?如何把故事說得像傳道般足以普渡眾生?魏德聖的《海角七号》與《賽德克.巴萊》,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就是最典型的實務範例。

在此暫且先將電影本身拍得好不好、美學層次夠不夠高放在一旁,魏德聖從失意小導演到《海角七号》台灣影史票房紀錄保持者再到《賽德克.巴萊》台灣影史最昂貴製作的十二年奮鬥不懈歷程,九把刀從不愛念書的壞學生因為「沈佳宜」而考上名校後成為暢銷作家,再把自己的愛情故事寫成暢銷小說拍成台灣電影史上投資報酬率最高的純愛電影,兩人簡直成為「台灣夢」最平易親和的代言人。

觀眾渴求永恆理型
如果說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Plato)著名的「洞穴囚犯寓言」非但解釋了他的形上學概念,架構出感官(流動的,會死亡的)與「至善形式」(永恆不變)的二元論,更預示了數千年後「電影」這個介面之於所謂的完美與真實的本質性論述;那麼《海角七号》、《賽德克.巴萊》與《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創下票房神話的背後,是否有與其呼應之處?

我無意在此掉書袋或班門弄斧,而是我真心以為,從古希臘真理到好萊塢資本主義聖經,一脈相承的文明軌跡,其實說明了「英雄的旅程」之所以能撼動人心,正是在於它的普世性。從《風雲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阿甘正傳》(Forrest Gump)、《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到印度寶萊塢的《三個傻瓜》(3 Idiots)裡歷經磨難的英雄們如是,魏導的堅持相對於他電影中的阿嘉及莫那.魯道的堅持、九把刀的執著相對於電影裡柯騰的癡情,甚至其他如《雞排英雄》的阿華與《翻滾吧!阿信》的阿信的自我實踐亦然。

當台灣的觀眾宛如被催眠般地、瘋狂地進戲院一看再看上述電影時,究竟多數觀眾選擇相挺的主要理由,是讚頌其影像美學的逼人魔力?還是單純支持熱血導演(或戲外對應的真實事件、人物)從不輕言放棄又充滿號召力的可親特質?每個人買票進場觀賞電影的理由或許各異,所得到的共鳴程度或許不等,然而可以確認的是,無分古今中外,舞台下的觀眾永遠在舞台上尋求寄託。這樣的寄託,永遠與真實、夢想、英雄(廣義的尤其是脆弱的)相關;而所謂的舞台,其實也可能擴張解釋成政治的或其他的任何舞台。

(文未完)
【完整內容請見<a href=" http://erenlai.com/index.php/tw/-/4949-2012-03-01-07-31-50">《人籟論辨月刊》</a>2012年第91期3月號】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