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3-01 刊號:91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在灰色地帶探求新美學

以矛盾為動力的設計師吳孝儒
吳孝儒

發想設計時我必須先釐清:什麼元素可以讓西方人對東方文化產生直接的想像?最後我選擇中國古代達官貴人家中常見的「明式圈椅」,作為新台凳的上半部;而下方形體則是至今在台灣仍隨處可見的紅色塑膠凳。我認為紅凳子會大肆流行是因為非常順應台灣的街頭文化,有夜市、看野台戲等活動,經常需要大量移動,更有趣的是這兩項不具名的經典,如今還無法確切得知究竟是誰設計的。

這兩種椅子的設計,都是各自時代的經典象徵。讓這把新的凳子看似一體卻各自表述。上面是舊時代精神,下面是新時代生活,而且各自所代表的社會階級也一目了然。整體內涵是多麼矛盾,看起來卻又是無比自然。

好作品超越語言界線
在米蘭展場上,當我面對各國設計師的評價時,才深深體會到,如果一件設計無需言語溝通就能流露出所有意義,那就是最棒的!在各國展覽會場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藉由設計表現讓不同文化的人領會,不必講太多作品理念,當他向你豎起大拇指的時候,你就知道這件創作成功了。因為他們覺得這張椅子是美的,即使他以前沒聽過台灣,在認同的過程中自然而然也接受了台灣獨特的文化美學。

當時許多國際設計雜誌介紹了新台凳,其中最讓我欣慰的是,法國版的《美麗佳人》雜誌選用了一張極有意義的照片。那張照片的背景是我找了台灣最平凡不過的巷弄,擺上新台凳所拍攝而成,沒想到他們居然注意到設計背後所投射的文化情境。事實上,新台凳上半部的使用背景,應該是在隆重的場合才會出現,卻因為下半部所代表的街頭文化,讓這項作品呈現一體卻各自表述的奇怪狀態;反之亦然。新台凳取自社會階級的兩端,不只反應了最真實的社會狀態,自然符合兩端的情境。

三年多前有一位法國建築師相中新台凳,決定投資生產,於是我選擇以木頭為材質,而非塑膠,用東方傳統做家具的榫接技術做出一張實用的新台凳,很可惜目前只在中國大陸製造,其實這讓我很不解,為何至今沒有受到台灣廠商的青睞。

當初選擇木頭的決定逐漸形塑了我之後的設計理念。由於現代消費品太過飽和,「快速時尚」讓人在購買時失去理性思考,反而不在乎物品的價值,人們變得越來越無動於衷。我希望我創造的產品能夠跳脫浮濫的功能性,所以新台凳不只對東方傳統家具有傳承與延續的意義,更表現物件功能背後的文化價值。

(文未完)
【完整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2012年第91期3月號】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