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2-01 刊號:9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位子不只一個

來玩不一樣的工作大風吹
口述∣郭力昕 整理∣蕭如君

如此的「集體盲目」可以說是來自於父母、學校教育,以及社會結構,嚴格來講這是一種「共犯結構」,他們犯的錯正是基於無知以及窮緊張,導致台灣社會流動著一股「比快」的壓力。這是一個極大的謬誤,孩子從小就被父母神經質地推著與他人競爭,求學路上給孩子製造了許多莫名的痛苦。

崎嶇之路反而精采
不過,我也不是認為年輕人不需要競爭,而是應該要贏在「終點」。對我來說,贏在起跑點很荒唐,只是一齣「自己嚇自己」的悲劇。個人成就應該要用終點來檢驗,不在於一開始跑多快。很多衝很快的人通常會後繼無力,因為他可能本身沒有潛力、知識也沒有進展,一旦走到專業用盡又拿不出潛力的時候,就會進退不得,工作變得「食之無味、棄之可惜」。事實上大多數人根本不敢放棄,因為覺得自己也換不了跑道了。

如果我們一定要用世俗的眼光來看「成功」這件事,關鍵絕對在於「比慢」而不是比快,你一開始走的路越崎嶇,對於未來越是有益。走曲折的路就表示你不停地在吸收廣泛的經驗和刺激,尤其對於學習人文社會方面的年輕人來說,更應該如此活用在出社會的起步上。

老實說,跟我有所接觸的年輕人比較不在乎找工作這件事,要不然就是更在乎追求自己心目中的生活方式。我們偏好走體制外的路,不會功利地來看待自己的生命階段,甚至會投入一些利他的社會運動,這些學生願意為自己以外的生命付出,像是為樂生療養院或是農民請命等等。

我相信將來他們會很有出息,因為他們在年輕時就已經投入社會、瞭解社會,並不怕開始找工作的時間比別人晚,所以他們有好的資質和想像力可以帶領社會前進,並不是按照既有的工作形態去執行,反而能夠自己創造機會。

(文未完)
【完整內容請見《人籟論辨月刊》2012年第90期2月號】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