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2-01 刊號:90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歐債風暴從何吹起?

解析危機形成三階段
詹文碩

美國次貸危機波及歐盟
進入21世紀,儘管歐元區的成長勁道不足,但相對於大起大落的亞洲新興市場和正進行反恐全球戰爭的美國,歐盟仍不失為一股穩定的力量。然而2008-2009年爆發的美國次貸金融風暴以及相對應的各種紓困措施,卻徹底破壞了各國的財政平衡:為了拯救金融體系,各國政府爭相舉債以便注入大量現金活絡經濟。

當然,羊毛出在羊身上,各國的財政赤字紛紛出現,公共債務也持續擴大。例如,2010年歐盟官方統計網站Eurostat的數據便顯示,歐元區平均赤字為GDP的6.2%,平均公共債務為GDP的85.4%。其中德國赤字為GDP的4.3%,公共債務為GDP的83.2%;法國赤字為GDP的7.1%,公共債務為GDP的82.3%;希臘財政最慘,赤字為GDP的10.5%,公共債務則為GDP的144.9%。歐元區的17個國家,僅有4至5個仍符合當初制定的加入條件(赤字3%,公共債務60%),而且都是人口最少、經濟規模最小的國家,像是盧森堡、愛沙尼雅等。

(段標)希臘債務問題成導火線
看到這些數據,便不難理解何以希臘是第一個爆發主權信用危機的國家,也是引起歐債問題的導火線。更戲劇性的是,這些數據先前曾被希臘政府隱藏起來,最後是因為2010年希臘黨輪替才被踢爆。當然,美國次貸風暴只是突顯問題,希臘前執政團隊的不當政策才是財政失衡的罪魁禍首。然而,危機一旦爆發,骨牌效應便產生,以致於愛爾蘭、葡萄牙、西班牙甚至是法國,都陸續陷入信用平等被降級、主權信用遭質疑、舉債不易而負擔卻加重的惡性循環。極其弔詭而諷刺的是,負責平息這波危機的要角之一,即現任歐洲央行總裁Mario Draghi,先前的工作正是歐洲高盛銀行(Goldman Sachs)的副總裁,而該行正是藉由金融工程協助希臘前政府掩飾財政失衡狀態的銀行!

提前防範燎原之火
面臨這樣的危機,台灣是否能獨善其身,非常值得懷疑。因為現代金融體系的特性之一就是全球性的資金流動,和各種交叉持股、互相投資、借貸、融資,還有各種琳琅滿目、用以分散風險的延伸性金融商品。舉例來說,一個上班族的存款銀行可能是國外銀行的子公司,該行或許持有部分海外資產,母公司也可能是另一跨國集團的成員,而該集團又持有某國家的主權基金,或同時擁有他國的銀行股分等情況;以此類推,我們很有可能連結上某個正處於債務危機的風險國家而不自知。如此一來,金融體系正扮演著類似傳染病傳播媒介的角色,將特定地區的風險傳送至原本安全的地區,而金融機構的資訊化更加快了這樣的傳播速度,系統風險於焉產生。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