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1-01 刊號:89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歸鄉路遙,既歌且行

鍾文音的島嶼三部曲
吳俞萱

作者簡介
吳俞萱
喜歡貓和小孩。荒蕪時,默念顧城和零雨的詩。曾養過一個地攤,賣自己的詩和畫。大學讀文學,研究所念電影。平時在各種藝文空間讀詩、放電影,試圖投擲而無聲,令自己成為一個他人,沒有波瀾的空心者。
個人部落格:「你笑得毀滅像海。」網址:http://www.wretch.cc/blog/qfwfq

《百年物語1:艷歌行》‧2006年11月

《短歌行》‧2010年3月

《傷歌行》‧2011年7月

鍾文音著
大田出版社
80年代中期以後的台灣文學,出現許多以「離散與歸鄉」為主題的作品,反應全球化浪潮底下不同地域和文化之間的同質與差異;而90年代崛起的鍾文音,更以「旅行書寫」與「家族書寫」兩大主軸與類型,展現個人化的漫遊經驗與普世化的愛恨情結。

異鄉歸來,重回母城

早期,鍾文音的創作以母城與旅地的空間跨界書寫,呈現她對時代環境、土地人文、自我追尋的關注。在異鄉,她的身體「獨活」,心靈卻「寄生」在過往的回憶之中。在《三城三戀》她寫道:「一個人流浪久了,感染長年不癒的游離症。一個寫作者進入無所事事的荒原,離開中文社群,離開有所作為的集體,流蕩在新大陸的陸塊,企圖尋找可以泊岸的心故鄉。但多年來此心不可得。深淵是隨時都在黑暗裡等著你一躍,只要稍有差池,異旅的孤獨就會蔓延成災。連帶往事都會被攪拌而將深淵挖得更深了。」幸好,寫作使她超越了深淵,發現「所謂的世界,也常常不過是複製的人性與宿命罷了,雖然風景各異」。

因此,即使旅行讓她與原鄉拉開一段距離,得以藉由陌生之眼、異鄉之身,重新回望家族與歷史記憶的來處,反思親情、愛情與自身的牽連互動。然而,在定點與移動、持穩與暈眩的兩極掙扎之後,鍾文音表示:「我還是得回到我的故里我的祖國,或許在那裡才能突出我的才能,那是我的地方,我屬於那個東方,那個中文思維,那個幽玄內在。……我對自己宣告『後鍾文音』時代的來臨,遠離夢遊症年代。我恰巧厭倦了旅行。但還沒厭倦人的生活。」

烘焙記憶,銘刻家族身世

鍾文音曾在一篇與作家季季對談的〈兩代永定女子的台北記憶〉訪問中提及:「我們這一代作家,尚未將記憶烘焙出時間厚度。所以寫來寫去都是寫自己的當代,比較少述及歷史,敘述的時間長河也沒有拉開,頂多就是寫到童年而已。」所以,鍾文音自覺地開展出一系列家族書寫,一方面銘現個人的生命記憶,另一方面觀照大時代的小歷史,讓記憶可以跨越「個我」,逐漸走向一個更遠更遠的地方。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