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籟論辨月刊 發行日期:2012-01-01 刊號:89期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樂生,仍在搏鬥中

胡慕情

與世隔絕的樂生,始終在與多舛的命運對抗,不管是僵硬的政府官僚體系,或是不可預測的大自然。眼見它已經步步走向崩壞了,我們還有可能力挽狂瀾嗎?

樂生療養院,位於新莊邊陲的迴龍地帶。日治時期,醫療仍不發達,對漢生病不瞭解,認為有傳染之虞,日本政府便強制收容台灣各地的漢生病人。院民被迫與家人分離、又須忍受歧視,許多人在院內上吊自盡,有些則是接受醫療試驗而過世。在院內,院民不得生養子嗣,許多人受不了隔離而崩潰,被另外關在院內的精神病院(怡園)。

樂生院內設有靈骨塔,與院區內的「以院作家」相呼應。許多院民,恪守「以院作家、大德曰生」的口號,熬到了社會知道漢生病不會傳染、熬到了有藥可醫的時代,卻因新莊捷運在1993年相中樂生療養院作為機廠用地,這些熬過苦難的院民,又重陷掙扎奮鬥的輪迴。

怪手伸入邊緣

      從2002年開始動工的捷運機廠工程,預計拆除所有樂生院舍。捷運局雖提出先興建樂生療養院迴龍院區、後拆除樂生院舊房舍的安置院民方案,但在迴龍院區興建完成前,院民已被搬遷至組合屋、樂生院左側的數十棟房舍也全被拆除,甚至有房舍因捷運工程開挖而崩塌。

由於樂生院民長期受到歧視,他們雖然不願搬遷,卻沒有集結抵抗。直到2005年,台權會、律師、與來自各學科背景的年輕人組成「青年樂生聯盟」,樂生療養院民才開始向公權力發聲。

2005年,樂生院民跨海向日本提起不當隔離的訴訟,日本政府敗訴,樂生院民的人權開始受到社會重視,樂生院的歷史價值及人權意義亦獲得彰顯。2006年,樂青不分黨派向政治人物施壓,要求政府指定樂生院為古蹟,卻遭到捷運局與前立委蔡家福的杯葛。

政商捍衛利益

政治人物的杯葛理由,是「新莊人的通車人權不能等」,然而實際探究,其實是捷運開發的土地利益不能被延誤。儘管政治人物號稱新莊線能解決新莊交通問題,但從地理位置來看,新莊線服務的範圍並不囊括整體新莊區,捷運通車只能解決一部分的交通問題。

在台灣,土地炒作的名目,不是工業區,就是交通建設。一般來說,開發案所在的地方政治勢力會最早得知消息,接著介入買地、等待開發案進行變更。在開發過程中,則有建築投資業者、房屋仲介業者陸續進場炒作,使當地地價不斷翻漲。

新莊機廠原本選址在輔大後方的平坦農地溫仔圳。但居民表示,這裡的沿線土地早在捷運開發消息傳出後,就被當地頭人購買,由台北縣政府規畫為「重劃區」。當地要求捷運快速通車的政治人物包括擁有大片土地的黃林玲玲市議員、蔣根煌市議員、持有建設公司的前立委蔡家福等人。前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方壯勵曾坦言:「最初選址不是在樂生,要開挖坡腳,根本不是個好地點。輔大後方的地是最理想的,但要北縣府同意。」由此可見政商之間難分難解的糾葛。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