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1-12-01 刊號:3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歐元區火燒連環船 誰放的火?

文/劉孟奇 (國立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

 歐元區南北國家不只在勞動力成本與價格競爭力上的差距大,文化上的大不同更是危機的主要根源。德國與法國最近已經開始公開談論,是不是該考慮讓一些國家退出歐元區。

歐洲主權債務危機自2009年底 爆發以後,至今已過兩年,然而危機不止沒有緩和,甚至越演越烈,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到了2011下 半年,已經演變到歐元區一有風 吹草動,金融市場就出現恐慌反應的地步。雖然除了歐洲國家自己,G20、IMF等國際組織也都試圖協助解決危機,但是到目前為止,市場信心卻越來越薄弱,而認為危機可能很快從歐元區蔓延到 世界經濟的悲觀論調,則越來越成為主流。

為什麼歐元區的單一貨幣統合美夢,會淪為一場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的惡夢?我們試著舉個例子來加以說明。

共用一個錢箱 埋下禍根

阿德與阿義兩家是世交,兩人是從小打打鬧鬧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感情甚篤,而且又是鄰居,所以漸漸地柴米油鹽醬醋茶兩家拿 來拿去也沒甚麼關係,甚至連客 廳跟客廳之間乾脆也打通了,來去無礙。

有一天,阿德與阿義忽然心生一計:既然兩家感情好到這種地步,何不更進一步,乾脆共用一個不上鎖的錢箱,需要的就去拿,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從此兩家成為一家親,外人看了也欣羨不已。

問題是,阿德與阿義雖然感情好,行事和理財風格卻大不相同。阿德個性中規中矩,工作勤奮,理財保守,量入為出,所以財務穩健。阿義個性樂天豪爽,上不上工看心情好壞,消費時一擲千金不皺眉頭,朋友聚餐全部買單,所以經常入不敷出。

別人買單 有人不怕揮霍

在阿德與阿義共用一個錢箱之前,阿德如果需要跟別人借錢,因為大家知道借給阿德的信用風險低,所以要求的利率也低。阿義經常想跟別人借錢,不過債主知道阿義的風險高,所以要求的利率也高。比較高的利率,對阿義的借款行為,也能多少發揮一點煞車的作用。

但是在大家知道阿義可以從阿德的錢箱拿錢之後,借錢給阿義的利率就降到了跟阿德一樣的水準(反而是阿德的借錢利率會受到阿義的拖累而有所上升),而阿 義也樂得利用這個借錢容易的大好良機,借更多錢來揮霍。

阿德雖然知道問題嚴重,但畢竟是兩個家庭,他並無法去控制阿義家的開支(他只要一想這麼做,阿義就會很不高興地大喊主權被侵犯了)。阿德眼看阿義的赤字越來越不可收拾,於是試著發出警告與控制錢箱,但這一來引起阿義債主們的恐慌,大幅提高阿義的利率,走投無路的阿義 只有試著從錢箱拿更多錢。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