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1-12-01 刊號:3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歐元區火燒連環船 誰放的火?

文/劉孟奇 (國立中山大學政治經濟學系教授)

北方快被南方拖垮 考慮分家

阿德當然知道問題嚴重,但如果想解決問題,就只有以下幾條路:第一,朝錢箱扔更多錢,但要 設法加個有效的管控機制;第二,要求阿義多工作,少開銷,多儲蓄,自己設法多還一些;第三,幫忙跟阿義的債主談判,看能不能少還一些;最後,如果以上三條路都沒甚麼效果,就只有再度各自分開保管錢箱,可能讓阿義破產,但至少保存自己的元氣。

在上面的虛構例子中,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阿德指的是歐元區北部國家,阿義指的是歐元區南部國家。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艾倫‧格林斯潘前一陣子在英國 《金融時報》撰文,就明確指出:歐元區南北國家不只在勞動力成本與價格競爭力上的差距大,在文化上的大不同更是歐元危機的主要根源。

格林斯潘認為,歐元區北部國家(如德國、奧地利、荷蘭、芬蘭 等)歷來有著高儲蓄率和低通脹的特點,奉行重長線投資、輕即時消費的文化。相較之下,過度消費(甚至到負儲蓄率)則是希臘、葡萄牙等歐元區南部國家的特點。而工作文化上的差異,也讓兩者的勞動力成本越差越遠。

單一貨幣把大家綑死在一起歐元區南部國家在1999年歐元誕生之前,其實已經有財政過度擴張的問題,較差的信用評級也導致其原有貨幣的借款成本遠高於北部國家。歐元區建立初始,並不是沒有看到這個問題,而《馬斯垂克條約》也要求各國要對於各自的財政,應該以穩健及負責任的態度行事。

不幸的是,或者是歐元區南部 國家「高消費、重享受」的文化與民族性根深蒂固、難以改變,或者是單一貨幣反而創造出一個讓南部國家得以對北部國家「搭便車」的誘因機制,在1999年歐元誕 生之後,南部國家的財政赤字與儲蓄不足問題反而日益嚴重,原因就是歐元區北部國家的良好信用評級等於對南部國家的借貸提 供補貼,使得脫離真實成本的廉價資金大量湧入,終致釀成南部國家無法再「以債養債」的主權債務危機。

歐元區如崩解 不必太驚訝

歐洲主權債務危機從希臘開始爆發以後,各界對於歐洲能夠憑自己的力量處理危機,一開始還抱持著審慎樂觀的態度。但是在義大利、愛爾蘭、葡萄牙也相繼出現財政危機之後,大家已經越來越不敢樂觀。

歐元不只造成問題,現在又讓問題難以解決。因為單一貨幣制度讓希臘、義大利這些國家無法 訴諸通貨膨脹或本幣貶值來擺脫高負債問題。從目前情勢來看,也很難期待能夠出現一波強勁的世界經濟成長,協助這些國家逃出困境。如果要建立一個具有真正約束力的歐洲財政聯盟,則非數十年難以達成,完全緩不濟急。德國與法國在最近的G20會議中已經開始公開談論,是不是該考慮讓一些國家退出歐元區的禁忌話題。如果我們不久之後看到歐元區出現某種程度的崩解情形,也許不用太過驚訝。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