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雜誌 發行日期:200807 刊號:28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中國版—觀刈麥VS官方版拾穗樂

王萬邦

有一首白居易的詩,今天想介紹給大家。

田家少閑月,五月人倍忙。夜來南風起,小麥覆隴黃。婦姑荷簞食,童稚攜壺漿。相隨餉田去,丁壯在南岡。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

復有貧婦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遺穗,左臂懸敝筐。聽其相顧言,聞者為悲傷。家田輸稅盡,拾此充飢腸。今我何功德,曾不事農桑。吏祿三百石,歲晏有餘糧。念此私自愧,盡日不能忘。

這首詩是白居易在元和三年(西元807),當時擔任盩厔(今陝西周至)縣尉時寫的一首著名諷喻詩,過去曾經讀過,但今日看來更足悸動。這是一首描述農家生活辛勞的詩,當麥子熟時,婦姑、童稚、丁壯全家總動員,在炎炎夏日下,為了家計生活而打拚。然而這一句”復有貧婦人,抱子在其旁。右手秉遺穗,左臂懸敝筐。聽其相顧言,聞者為悲傷。家田輸稅盡,拾此充飢腸。”正是描寫一位貧苦的婦人,帶著孩子在田裡撿拾遺落在田裡的麥穗充飢。

這首”觀刈麥”跟米勒的那一幅拾穗的意涵幾乎完全相同,簡直是文字版的拾穗,如果當時有畫家將這幅情景畫出來,那肯定是跨時空的共鳴。
同樣是階級壓榨的產物,生產階級是被統治階級剝削,那一句”家田輸稅盡”講的是那位拾穗的婦人,原本也是有田地可以耕種的人家,結果為了繳稅,連生產的田地都納公了,所以,只好拾遺穗而生。

〈欲見下文請見7月號卓越雜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