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天下 發行日期:99.10.01 刊號:91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拈花微笑 舞動禪風

高毓霠

一趟關於追尋與放下的心旅程;一 帖關於諦觀與醒覺的心藥方。在呼 吸吐納間,品味一縷生死流轉的氣 味,悠然地於心光中,綻放一朵透 明清澄的微笑。

 兩千五百多年前,一個星子閃耀的夜晚,空氣中飄醞著濃郁的花香,靜默中,但見佛陀悠然地拈起一支花,在座弟子皆默然,唯獨摩訶迦葉心領神會,破顏而笑…。兩千五百年後的今天,編舞家靜慮思維,拈提禪機,舞者定靜自得,澄然而舞,虛拈花影、禪悅身心,期許觀者與演者默會共感,印心而笑。
 台北民族舞團2010年十月的新作《拈花微笑》,是延續2006年禪風意象系列《拈花》的概念促發而成。新作呈現的,是過去五年來,編舞者與舞者的生命,各經歷了不同人、事、物的粹鍊及磨合,以內觀靜心為題材,直指人心隱微處的探尋。
 製作人李為仁,以舞者身分排練的經驗分享:「在《拈花微笑》裡,拿掉更多屬於裝飾性及具象的元素,使一切歸零,讓有形著相的部分削減,回到原點。」劇場,本來就是一個創造幻象的地方,讓觀眾進到劇場裡,能與舞者一起體驗當下,找到自己心靈的世界,一個不再是庸庸碌碌的世界。
身心歸零 合十之作
 台北民族舞團藝術總監暨資深舞蹈家蔡麗華,由於長期過於專注舞蹈工作,積勞成疾,後來她開始重新內觀檢視自我,不僅開始茹素,也接觸了禪修。近年浸潤潛修宗教舞蹈的探索與編創,她的作品更是每每發人深省。「拈花微笑」中的《微笑》一段,就是她過去五年遭逢身心病痛困挫後,從無法微笑到回復第一個笑容的點滴艱辛歷程的呈現。
 《拈花微笑》強調的是一齣捕捉台灣在地人獨特精神與思維的舞作,在幽緩靜謐的深邃時空中,拈提氣韻生動的禪風意象,娓娓敘述活在當下,禪悅法喜的靜心體悟。
從零開始 重新出發
 身心歸零,呈現出的是什麼樣的姿態?為了尋求答案,排練過程中,蔡麗華領著這些舞者接受了一場身心的洗禮。在行禪中仰望清朗虛空、在海邊聽潮音、在山上身心放鬆打坐,在行禪、打坐、跑香等禪修活動,讓舞者們感受大自然,洗滌心靈。
 並透過力行禪寺慧門法師的講座,舞者們在靜默中感動生命的昇華。有人哭了、有人笑了、有人疑惑、也有人恍然大悟。原來,歸零不是一個終點,而是全新的開始。
 回歸身體的本質,是探索心靈的深處。這是一項極為困難的挑戰,編舞家透過自身的歷練與體驗,展現出禪風舞作的澄淨境界,表演者藉由自我的心領神會與覺醒,舞動出禪悅身心的喜樂。
微笑起舞 舞動禪風
 在蔡麗華的《微笑》、蕭君玲的《落花》、胡民山的《色空》三首新作中,呈現不同層次「微笑」所具有的不同涵義。
 將身體化成無我、無欲、鬆弛的呼吸,有如鼓動的波浪氣韻,舞者用心揣摩,卸下華麗的外表,不再侷限於傳統的民族舞蹈動作,更別著意肢體的優美,而是跟隨著身體的氣韻走,去感覺在呼吸吐納間,天人合一的身心體悟。另外,舞台也首次與多媒體元素結合,融入影像的視覺媒介,運用現代劇場的科技手法,突顯禪風舞蹈創作的特殊風格情境。
 「展笑顏,舞拈花」,以動人的民族身韻與虔敬心態,舞動禪機,期望賦予《拈花微笑》清新雋永的意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