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人 發行日期:2010/10 刊號:10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雞的演化之秘

/李家維

「雞與蛋,孰先?」這個糾纏遠古的話題又上了新檯面。兩個月前,德國的《應用化學》週刊登了篇英國人中規中矩的文章,重點是說有一種蛋白質能催化雞蛋殼的碳酸鈣結晶成形。然而好事者引申說這種蛋白質原本就在雞的卵巢裡,所以當然是先有雞再有蛋了,全球媒體幾乎都沒漏了這搶眼的新聞,尤其四年前CNN才斬釘截鐵的報導先有蛋再有雞獲證實。

有殼的蛋並非雞獨有,這種能隔水卻通氣的保護罩可以回推到三億多年前的爬行動物始祖,所有的恐龍、蜥蜴和鳥蛋都有個硬殼子,也因此繞著圈子問是先有雞或先有蛋就不是個精確的命題了。然而演化次序的先後是個嚴肅的熱門事,《科學人》曾多次論證鳥是源自恐龍的一支,但總說不清今日靈活翱翔的現代鳥是否曾與恐龍共舞,難道只有那些嘴裡有牙、又拖根長尾的古鳥活在那時代嗎?〈鳥類的勝利〉補上了這缺憾,都柏林大學的戴克基於DNA和化石的研究,推論伶盜龍的背上曾停著知更鳥、鴨子也曾與棘龍共划水。

那麼雞呢?雞、鴨本同一小綱,所以我想雞的祖先也曾見過恐龍,而清晨啼叫的家雞就不然了,〈家雞的起源〉是我推薦的必讀。其實安排這篇文章是有明確的私心,因為我很讚賞作者黃貞祥和陳志峰正想推動的雞的保種計畫。已知最早的雞骨化石出土於河北的磁山遺址,顯然中國人在8000年前就深知此物之鮮美,很快的雞成了世界性的美味,為了觀賞、賭鬥和滋補,已培育出數以百計的品系,這是萬種鳥類中最豐富的種內變異了,也因此是遺傳演化的重要研究材料。然而現今世上的200多億隻雞絕大多數是一致的肉雞和蛋雞,不少地區性的特殊品系正瀕臨滅絕。保存家雞的多樣品系有多重的文化、學術研究和產業意義,認同這理念、又願參與行動的讀者們,請與作者聯繫。

瀕危的不只是家雞的多樣性,我們自己也可能正處在同樣狀況,這是喬姆斯基的警語。他剛來台訪問,在中研院與清華大學發表撼動人心的演講,〈喬姆斯基:美國以軍事及恐怖攻擊維繫帝國主義〉詳錄了這位良心代表的坦言,在分析了世界局勢後,他話鋒一轉,疾呼:人類是地球的管理者,正處在關鍵的年代,必須努力讓人類這個物種不至於從地球上消失。
【本文轉載自科學人2010年第103期9月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