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0 刊號: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李昌平:尊重農民的實踐和選擇權

新中國成立以來,一直致力於以快速工業化、城市化趕超歐美,核心戰略是什麼?共產黨領導的中國工業化、城市化的過程,大體上講就是(以獨佔地租為手段)將地租和地權轉化為工業資本、城市資本和國家基礎設施的過程。這也是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高速度的核心“秘方”,也是中國“農民真苦、農村真窮、農業真危險”的原因所在。

  在中國數十年現代化的歷程中,國家只有在1978~1988年的10年中,實實在在擴大過農民的地權。這10年的實踐證明,中國農民並不是愚昧落後的代名詞,只要讓農民更多佔有地租增值和土地資本化收益,農民也能夠創造中國發展奇跡。

  地權的兩個核心

  關於地權,法律的表述是:所有權是權利人可以支配其所有物,依照自己的意願佔有、使用、收益和處分,並享有其利益的權利。擴大農民地權,應該是指擴大農民支配其(集體)所有的土地,依照自己的意願佔有、使用、收益和處分,並享有其利益的權利。但從經濟學視角去考察,地權的核心就是地主(農民和農民集體)分享地租和土地資本化收益的權利。考察農民地權是否擴大,必須抓住兩個核心:一是農民分享的地租(特別是非農用地租)是不是增加了,二是農民佔有土地資本化收益是不是增加了。誰佔有更多地租增值和土地資本化收益,誰就獲得了發展的動力和主動權。

  在改革開放初期,農民獲得了“分田單干”的權利——“交足國家的,留足集體的,剩下是自己的”,“分田單干”相對公社制度,實際上是農民獲得了不僅佔有勞動力收益,而且佔有大部分土地農用地租的權利。僅憑獲取土地農用地租權的擴大,中國農民就很快解決了全中國人的溫飽難題。

  在1983年前後,農民在解決了中國人吃飯難題之後,還有了剩餘農產品,有了(現金)積累,7億多農民有了積累,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有效需求。但當時農產品以外的物質嚴重短缺,在有錢買不到東西的情況下,農民開始在集體土地上遍地開花式地興辦非農產業(需求轉化為投資),於是,80年代鄉鎮企業蓬勃發展,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裡,農民創造了鄉鎮企業占國民經濟的半壁河山的奇跡,也創造了農村居民收入增長快於城市居民的奇跡。其奧妙就在於農民不僅分享了土地農用的絕大部分地租收益,而且還獲得了用集體土地發展鄉村工業的權利,農民不僅可以獨佔土地“農轉非”的地租增值收益,而且土地成為了農民發展非農產業的資本,農民獲得了土地資本化收益。這就是80年代農村經濟和小城鎮雨後春筍、農民生活蒸蒸日上的秘密。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