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0 刊號: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農地制度上的「兩條道路」

對於土地制度的爭論,雖說由來已久,近來卻日漸激烈,而且並未因中共十七屆三中全會的召開,以及相關政策信號的釋放而有所緩解。論辯雙方有一個共同點,即互指對方為某利益集團的傳聲筒。無論指控是否屬實,最起碼道出其中奧妙——集體化抑或私有化,到底是動了誰的奶酪?

    持集體化論者強調土地對農民的保障功能——農民中國,必須「耕者有其田」,有田了,即使發不了財,但肯定餓不死人。因此,中國就不會亂,西方列強對我中華也只能乾瞪眼。

    持私有化論者也說「耕者有其田」,只不過強調「田」的財產性質——有田了,就是有產了,就可以交易了。因此,農民就不必祖祖輩輩守著農民身份過著下裡巴人、低人一等的生活,成為自由的公民。

    都是「耕者有其田」,但是「有」的內涵和方式不同。

    集體化VS私有化

    從內涵上講,集體化「有」的是在土地上耕作的權利,只要你出身農民,你就必須「有」土地,實際上也就是必須有在某一塊土地上耕作的權利。換句話說,如果你不是出身農民,也就沒有這一「優先權」。所以有人認為,城裡人理應「羨慕」農民——到城市打不著工,還可回家種田。私有化「有」的當然是私有權利,農民擁有一份田產,可以作為將來轉換身份的資本。

    從方式上講,集體化是強制「有」田。只要是出身農民,你就必須在某塊地上耕作,儘管可以外出打工,地也可種可不種,但總之不能隨便轉讓,更不能拿到市場上交易。因為一旦允許交易,「素質低」或「經不住消費主義誘惑」的農民們就有可能隨時賣地,變成「耕者無其田」了。接著推下去就是由有業者變成無業者,由無業者變成流氓無產者,由流氓無產者變成潛在的暴民甚而成為革命的溫床……所以農民必須圈起來養著。

    私有化是天賦「有」田。有一塊地就有一份家業,怎麼說也是有產者了,如何營生是自己的事,千百萬小農有產者在市場的大潮中奮力弄潮,成就現代中國自由公民社會。此謂放養也!

    兩廂比較,持集體化論者是站在他者(國家)的立場看「你」(農民),而持私有化論者是站在「我」(農民)的立場看他者,利益攸關主體一目瞭然。

    如果將建國後的中國歷史按集體化過程來分,基本上可分成前集體化時期(1949~1957年)、集體化時期(1958~1980年)、後集體化時期(1981年至今)。從土地制度上看,分別對應於土地私有制、土地集體所有制和土地使用權和所有權分離體制。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