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0 刊號: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農地制度上的「兩條道路」

    集體化過程,無論其設計者意願如何,實際上都是以一種國家主義現代化訴求對農民予取予奪。集體化時期的價格剪刀差成就了工業化,建立了「國家工業體系」,原因很簡單:只有將農民縛束於土地,剪刀差才能最大限度放大,由此積累的國家資本效率最高。即使是後集體化時期,剪刀差仍逾趨增大,不過,這次不僅通過工農業產品價格剪刀差來剝奪農民,而且通過人力資本價格剪刀差將農民人力資本貶值,使之成為用之不竭的廉價勞動力,以達到經濟增長和某些特定利益集團積聚財富的目的。土地集體所有制使廣大農民淪為中國社會的最底層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持集體化論者通過讚揚國家工業化的成功,用農業機械化、大型水利建設、「農民翻身當家做主人」等論證集體化的合法性,與事實對照,其立場立判。

    而私有化論者之農民立場,因其原教旨自由主義,無視土地私有化的前提(即土地均分是革命的成果),在土地私有和自由公正等抽像概念之間直接劃等號,將國家和農民對立起來,導致其所要增進的農民利益成為一連串華麗的詞藻。

    從利益攸關者來看,集體化的主體是國家(政府),私有化的主體是農民。而現實中,國家與農民是一種相互博弈的互動關係,尤其是對於中國這樣的後發現代化國家。國家主義的現代化訴求與農民利益的增進是一種動態平衡,而非一定要東風壓倒西風。現行的農村土地制度的基本設計是家庭承包制基礎上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是歷史形成的結果。其績效雖不盡如人意,卻是雙方都能接受的選擇。它實際上是擱置了所有權爭論,將意識形態的公有與私有轉化為可操作性的統分結合問題,以圖在集體化和私有化兩個極端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從而使在發展中解決問題成為可能,以達致多方利益攸關者共贏的結果。

    穩定VS改革

    持集體化論者一般認為,不能實行土地私有化,理由是土地一旦私有化,強勢者一定會張開血盆大口進行土地兼併,中國就一定會重蹈覆轍,引起新一輪流血革命。而另一方則認為,土地私有化可以有效制止官商勾結的強勢集團對農民利益的侵佔,同時可以增加農民財產,促進農民流動,甚或強化農民的自由和民主意識,並自下而上推動憲政改革,實現公民社會。

    實際上,私有化論者也有集體化論者的擔憂,集體化論者也贊同私有化論者的宗旨,問題是各自訴求的落腳點是什麼。這從上述各自的觀點中清晰可見:一個是為了維護穩定,一個是強調變革。依照左派的邏輯,農民眾多的國家,無論其現代化走向如何,農民必須受到控制,否則就會危及政權安全進而破壞社會穩定。如果將控制理解為有序引導農民參與現代化的城市化和工業化,倒也不失一定的合理性。可惜的是,絕大多數集體化論者是將控制理解成用土地將農民圈起來,或自食其力,或借力國家餵養。即使是主張城市化中國論者,也是強調政權主導的優先性,以此論證農民為國家現代化作出犧牲的合法性。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