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0 刊號: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中央緣何再次啟動地權改革

本刊記者 楊 軍 發自北京

    新一輪農村改革如何啟動,社會各界存在分歧,分歧的根本在於各方對中國的農地制度持不同看法。不同觀點激烈交鋒,使土地流轉問題成為十七屆三中全會前備受關注的問題。據悉,全會文件起草者寫入了「農村土地承包權永久不變」的字樣,但在最後的定稿中,「永」被「長」字代替。也正因此,十七屆三中全會被一些中外媒體稱為「第三次土改」。

    「第三次土改」說,不夠確切,因為和十一屆三中全會打破集體生產實行家庭聯產承包不同,十七屆三中全會並不是農村土地改革的拐點,而是對既定農村土地制度的改良;從目前透露的信息看,中央無意也沒有必要推廣一個統一的模式,而只是在農民地權上允許進行更加市場化的嘗試。

    縱觀近幾年的農村政策,從2004年起,中央一號文件連續5年將主題鎖定在三農問題。從十六屆五中全會提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到十六屆六中全會將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作為促進社會和諧的一項重要措施,再到黨的十七大對統籌城鄉發展、推進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作出全面部署……一直到黨的十七屆三中全會提出的農村改革發展基本目標任務。而本次的農村改革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等各個方面,形成了農村改革的整體框架。

    這一輪農村改革,包括農村土地制度的調整,是在各種國內經濟社會矛盾凸顯下的必然選擇。

    改到深處是產權

    「我國總體上已進入以工促農、以城帶鄉的發展階段,進入加快改造傳統農業、走中國特色農業現代化道路的關鍵時刻,進入著力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形成城鄉經濟社會發展一體化新格局的重要時期。」三中全會閉幕時發表的公報這樣說。

    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於建嶸認為,統籌城鄉發展和形成城鄉經濟發展一體化的新格局,是三中全會釋放出來的最強烈的一個信號。而城鄉二元結構的解決,有賴於土地能作為重要的市場要素調動起來。

    中國糧食總產量30年增產60%以上。全國農村沒有解決溫飽的農民,從改革開放之前的2.5億人減少到2007年底的1479萬人。農民人均年純收入從1978年的134元增加到2007的4140元。農民人均收入實現了1985年以來的最大增幅,但農民收入與城鎮居民收入差距也創下了改革開放以來的最大紀錄。要知道其背景是,過去的5年可以說是中央政府出台惠農政策相對密集的時期。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陳錫文曾指出,「三農」問題遲遲不能顯著改善,農業生產力的發展不能得到長足進步,並不是農村的發展進入穩定期了,而是因為有效制度供給不足了。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