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1-05 刊號:2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金融海嘯與民工失業潮

    如果把勞動力市場分為高級專業勞動力市場、熟練技術勞動力市場和初級勞動力市場三類,那麼前兩類勞動力市場在我國一直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況,第三類即普工則將會呈現供過於求。而農村轉移到城市的勞動力恰恰大部分都屬於第三類。

    在兩家倒閉的工廠外面,記者看到的大多是二十來歲的年輕工人,有的看上去甚至只有十幾歲。這些80後的外來打工仔、打工妹被冠以「新生代農民工」的稱謂。

    「高中讀了一年,家裡經濟不好,乾脆就出來打工了。」一位廣西妹子羞澀地笑著說。跟她一起出來打工的同村夥伴有十幾個,很多都不到20歲,都是早早就輟了學,「父母說上學花錢多,讀完高中考不上大學沒有用,考上了又沒錢讀,現在很多大學生一樣失業呢,還不如早點出來掙錢。」

    輟學打工—掙錢結婚—帶孩子打工——這成了農民工家庭的一個怪圈。「我們的孩子,最後很可能也是重複著這條路。」已育有兩個孩子的領班阿昌有點無奈,「不是不想讓孩子讀書,但農民工的孩子進不了城市的公立學校,民辦學校又經常被關閉,更重要的是也交不起這些貴價學校的學費,只好把一對兒女留在老家。」父母不在身邊,加上農村教育條件相對落後,這些留守兒童能夠通過教育擺脫傳統命運者少之又少,最後多半還是「追隨」父輩早早輟學打工。

    而與此相對的是,在內外交困的經濟大環境下,以往大量僱用低水平勞動力的製造企業要麼轉移、倒閉,要麼就只能瘦身過冬,或者狠下心來進行脫胎換骨的產業升級。

    徐鴻飛對去年樟木頭鎮南大針織有限公司的產業升級進程非常滿意。該公司本來有1800名工人,是典型的低技術勞動密集型企業,在鎮政府的引導和推動下,2007年南大針織投入了5000萬進行設備升級,不但產值增加一倍,而且工廠裡1800多普工也縮減為400多技術工人。

    顯然,無論企業選擇哪條道路,教育水平和技能較低的普工都將是首先被擠出產業升級進程的對象。在勞動力過剩的大背景下,未來更嚴峻的可能是結構性失業問題。

    分化

    然而,產業升級的步伐不可能因為「陣痛」而停下來,即便經濟繼續快速發展,剩餘勞動力的轉移問題依然會長期困擾著社會,農民工大軍亦只能順應形勢,走向分化。

    「我在百靈達已經工作了12年。」阿森是百靈達的一位老員工,在工廠干了12年,他不瞭解外面的就業形勢已經發生了巨大轉變,唯一擔心的是以自己漸長的年齡還能不能迅速在珠三角找到新工作。有人勸他回家鄉,他向廣西玉林的老家瞭解了一下情況,「玉林普工的基本工資一般是700,只比寶安少 200左右。但是那邊的經濟前景沒有那麼好,工廠也不多,容納不了那麼多工人,回去說不定比留在這裡找工更困難。回家如果不打工,也不知道幹什麼好,家裡早就沒有地了。」 ——一邊是雙轉移,一邊是金融危機,另一邊則是土地改革,處在三岔口上的農民工感到無所適從。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