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1-05 刊號:2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金融海嘯與民工失業潮

就以處在風口浪尖的玩具行業為例:珠三角的玩具企業大多以OEM為主,自有品牌非常少,而且多數依賴出口歐美及日本。合俊在樟木頭兩家工廠的產品有70%以上銷往美國,包括為全球最大的玩具商美泰公司提供OEM業務。

    而受近期金融危機影響最為嚴重的,恰恰就是美國、歐洲和日本。海關數據表明,今年來中國對美、歐和日本的出口同比增長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今年4月以來,中國對歐洲的出口累計同比增長已連續5個月下滑,從年初的33 .4%降至25.6%。

    如果說此前在產業轉移壓力下,珠三角體現的是沒有實力的小型企業紛紛倒閉的洗牌效應,那麼合俊的倒閉,則開始顯現出另一個趨勢——大型代工企業也開始熬不過這個寒冬了,正如徐鴻飛所說,「在目前的經濟形勢下,純代工企業的規模越大,風險往往也越大。」

    就在合俊和百靈達倒閉後的這一周,龍崗港聲電子廠、寶安宜進利工廠、坪山創億玩具深圳有限公司、西麗西洋服裝廠等都紛紛傳出倒閉的消息。

    「合俊」式多米諾骨牌

    大型製造企業的倒閉,所產生的意義與連鎖效應,與小企業無聲無息的消失不可同日而語。合俊集團與其背後的供貨商、物流商之間的聯繫,如同一副休戚相關的多米諾骨牌,合俊一倒,後面又會有無數的小廠隨之倒下。

    供應商是合俊事件的另一個直接受害群體,他們被合俊拖欠的貨款少則幾萬,多則上千萬。玩具企業的上游供應商規模一般不大,抗風險能力也相對弱很多,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損失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滅頂之災。

    「供貨商也很慘,工廠欠了他們的錢,他們也只能欠自家工人的工資了。」有合俊員工回憶道,「前幾天見到不少供貨商當場哭起來。據說工廠欠了800多家供貨商的錢。」

    在寶安的百靈達廠區,供貨商與工人間的衝突則更為激烈,工廠關閉後,聞風而來的供應商想衝進廠房搬取固定資產抵債,卻被工人堵在門外,甚至發生肢體衝突。

    大企業倒閉背後,有多少供貨商會因為資金斷裂而不得不步破產逃逸的後塵,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一旦破產,最後又將有一批工人將面臨欠薪、失業的困境。

    記者在百靈達廠外偶遇一位供應商,他聲稱早已知道廠區已被法院查封,24小時都有保安守著,不得內進,「但就是不甘心,過來看一下。」他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百靈達即使破產清算,變現的資產也未必夠付工人工資,供應商多半是血本無歸。假如真到了那一步,也只能帶著老婆孩子一走了之了——「對不起工人也沒辦法,自身難保。」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