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1-05 刊號:2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金融海嘯與民工失業潮

    「工廠倒閉、農民工失業等問題,不是產生於金融海嘯時期,而是從珠三角擬定產業轉移思路時就開始顯現了。金融海嘯不過是在短期內加劇了這一矛盾而已。」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與人口學研究所所長鄭梓楨表示。

    在珠三角的產業轉移過程中,大批實力相對較弱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倒閉,或者上百家企業成批地被轉移出東莞、深圳等地,與之相對應的就是大量農民工失去了原來的就業機會,輾轉於這些動轍倒閉、搬遷的企業間流離失所。

    只不過,曾經一段時間,農民工的這些不安淹沒在鋪天蓋地的「民工荒」論調之中。

    而實際上,在產業轉移升級的「陣痛」中,企業難招工是事實,大量農民工在珠三角打拼的過程中失去了生活的穩定感與安全感也是事實。

    在合俊的廠房外,一名小伙子向一家玩具廠的招聘人員咨詢:「你們廠的規模有多大?訂單穩定嗎?」雖然得到對方的熱情回應,他還是猶豫著走開了。這家廠的基本工資和加班費都跟合俊差不多,條件算是不錯,但他有點心悚:「一年前從家鄉出來,到深圳做了兩個月,工廠就倒閉了,只拿到60%的工資。後來去虎門做了一段時間,老闆要把廠搬去江西,我不想去,就通過親戚介紹到合俊來。想著這麼大的廠總不會出事吧,結果做了三個月又倒了。現在不太敢進工廠,怕做不了幾個月又失業,還不一定拿得到工資。」

    一邊是用人單位的拚命拉人頭,另一邊幾位打工妹則商量著買車票回家的事:「最近倒閉的廠太多,沒有安全感。先回老家過年,春節後看看情況再來。」

    金融危機引發倒閉潮

    合俊事件剛發生時,廣東省玩具協會常務副會長李卓明曾向媒體表示,合俊集團的倒閉只是個別事例,是因為其企業經營的內因出了問題,而並非行業經營情況出現嚴重惡化。

    這一說法在某種程度上得到了樟木頭鎮副鎮長徐鴻飛的證實:「合俊的老闆前年進行多元化發展,搞採礦業,結果一直拿不到許可證。礦產的投資一分錢還沒有收回來,又碰上了這兩年的政策影響以及金融危機,最終逃不過倒閉的命運。」

    然而,多元化也好,水災也好,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依然是金融危機。

    無獨有偶,在合俊宣佈破產的第二天即10月17日,另一家香港玩具企業百靈達也宣佈關閉了寶安的工廠,170 0多名工人被欠薪,廠區一度出現騷亂。

    事實上,不管是「合俊」、「百靈達」還是其他代工企業,都同樣面臨著出口退稅政策變化、《勞動合同法》實施、人民幣升值及金融風暴等多重困境,兩家工廠的境遇不過是珠三角眾多出口加工製造企業的一個縮影。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