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風窗 發行日期:2008-11-05 刊號:2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就業戰爭考驗執政智慧

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中國失業率達到改革以來的最高點。雖然隨後中央政府採取了相當多的措施,這一失業高潮仍延續到2003年。本次全球金融危機的失業潮將持續多久,目前人們仍未可知。

  每次危機都會帶來社會動盪。1929年10月24日,華爾街股災引發龐大自殺潮,當天道瓊斯指數下跌了20% ,在大崩盤發生的一個小時內,11個投機者自殺身亡,此後,自殺事件接連不斷。1987年10月19日,華爾街爆發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崩盤事件,道瓊斯指數一天之內跌幅達22.6%,數以萬計的人精神崩潰,跳樓自殺。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日本、韓國和香港男性自殺率上升40%。

  中國現在受金融危機影響雖然僅僅只是初露端倪,但最近發生的一些社會案件在人們茶餘飯後的閒談中,已經多了另一種解讀,那就是社會和生活的壓力造成情緒失控。以往在高失業率的年份,中國城市的惡性治安案件通常頻頻發生。如何在危機顯現之初,出台相應政策,創造更多就業崗位,穩定社會發展,將考驗執政黨的智慧。

  “政策的出台還有一種市場信號的功能,企業與勞動力看到後會想,政府出台政策了,看來形勢很嚴峻,國家可能會進一步出台相關政策,於是持觀望態度。這種心理預期可能會抵消國家政策。要測算政策產生的作用大,還是心理預期大。所以很多時候,靠政策調整的難度可能會比較大。”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就業研究所副所長楊偉國如是說。

  政府的工作可以分為三個層次:一是通過調整宏觀經濟政策,促進就業的增長。二是通過有效的勞動力市場政策來緩解就業壓力,這可視為中觀層面。三是幫助就業困難群體實現就業,這可視為微觀層面。

  微觀層面能解決的就業崗位有限,非常時期,宏觀和中觀的政策出台是重中之重。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之下,中國經濟增長下滑、面臨通貨緊縮壓力,當時中央及時啟動了住房商品化改革,從而使房地產業成為中國此後10年內需擴大的主要著力點。10月22日晚間財政部及央行公佈“房地產救市新政”,以期再次激活房地產市場,但和10年前不同的是,中國的房地產市場經過近幾年的泡沫發展,已經到達崩潰邊緣,在商品房大幅度降價之前,一般的財政政策恐怕很難改變人們持幣觀望的狀態。

  還有一種看法是可以借鑒1929年美國大蕭條時期羅斯福的做法,政府大量投資公共基礎設施建設,以增加就業。楊偉國認為,“中國現在差不多處於工業化早中期水平,工業發展需要的基礎設施還有投資空間,比如公路、機場、航線、地鐵、公共交通、電力基礎設施等等。”這是一種頗具代表性的看法,但很多專家同時也認為,經過30年的建設,中央政府依靠大規模的投資來減少失業,效果可能並不顯著。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