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5/12 刊號:201005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詹仁雄 綜藝節目像夜市,賣高檔貨太冒險

本刊記者 張歡 實習記者 袁誠 發自台北

主持人就是要讓觀眾開心。如果方法是健康的,我就認為他是一個好主持。問題是一旦健康、規規矩矩地做,你很容易連籌碼都沒有,就已經被收視率給幹掉了

  每個成功的電視節目背後都站著幾個成功的男人。《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康熙來了》、《超級星光大道》、《大學生了沒》、《我愛黑澀會》、《全民最大黨》、《模範棒棒堂》……這些帶給「80後」無數溫暖回憶的台灣綜藝節目背後,都站著同一個男人:詹仁雄。

  如果說王偉忠是台灣綜藝節目「教父」,那詹仁雄就是「教父」得力的干將和接班人。

  和「偉忠哥」的口若懸河相比,還是四格漫畫家的詹仁雄顯得含蓄多了。他的聲音很有磁性,說話慢條斯理,笑起來帶著溫暖和從容。辦公室放著很多創意感很強的設計品,「悶騷藝術男」大約是最能概括這個人的標籤了。

  大體而言,「悶騷男」都有這樣的特質:話不多,但會用心把事情做好。

  細節,絕對是他的用力點。外人看《康熙來了》覺得輕鬆好笑,詹仁雄眼裡卻是另一番光景:「我看到的是這個沒有剪掉,那個沒有消音,怎麼請了這個人來……只有這樣第二天我才能知道收視率高低的原因。」

  和大陸不同,在制播嚴格分離的機制下,台灣電視台只是單純付出製作費去購買製作公司的節目。如何用既定的製作費做出收視率高的節目,就看製作人的功底。金牌製作人的秘訣是什麼?詹仁雄的回答是:你是否足夠瘋狂,你的熱情能不能感染身邊的人。

  有一天,他找到陶子、袁惟仁、黃韻玲,說我要做一檔不一樣的唱歌選秀節目,選出一個市場化明星。大家聽得一頭霧水,暗自嘀咕:你想幹嘛?

  更讓他們抓狂的是,詹仁雄還說:「你們要讓這一群人自我催眠,現在開始把看到的所有素人(沒經驗的人)都當作明星來看待,給他們明星的規格。」

  他找來了最貴的樂隊、最貴的攝影師,所有片場細節都在他的考量當中:嘉賓的麥克風怎麼擺放、評審的桌子什麼顏色、標誌怎麼設計、選手材料是否彩色印刷。

  於是就有了《超級星光大道》。沒有毒舌點評、沒有煽情故事,一樣有超高的收視率,還走出了楊宗緯、蕭敬騰這樣的「星光幫」。

  回顧當年做小助理的日子,他曾經寫道:深夜12點,才從電視台工作12個小時回到家中的我,仍要為隔天自願編寫的腳本絞盡腦汁。凌晨三四點,當室友拖著疲累身軀,由麻將桌上撤回準備倒頭大睡時,我還在暗夜中埋首撰寫喜劇腳本。每天工作不到8小時的室友笑我,「幹麼做這一行啊!薪水又不高。」雖然每天工作由12小時到全天無休,但這是我想做的事,我就會堅持走下去。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