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5/12 刊號:201005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詹仁雄 綜藝節目像夜市,賣高檔貨太冒險

本刊記者 張歡 實習記者 袁誠 發自台北

  長期堅持讓他掌握了娛樂節目的規律。一次他發現有個「死跑龍套的」經常在一些大牌綜藝節目裡插科打諢,很有娛樂潛質,但當時少有人看好。他把這人給抓了過來,於是有了15年的《我猜我猜我猜猜》,也成就了「綜藝天王」吳宗憲。

  他找了讀書人蔡康永來做《康熙來了》,因為他們有同樣的想法--人生不一定時時刻刻都要有意義,尤其是電視節目,就是放鬆和消遣,像周星馳電影一樣。

  做成了這麼多節目,詹仁雄偶爾也會上一些綜藝節目或者被八卦雜誌拍到,但是外界很難瞭解他的故事。他把自己保護得很好,除了當年和吳宗憲、陳孝萱鬧過「宗孝仁」三角戀、後來又離婚的系列八卦之外,娛樂界很難知道他的私生活。

  我們只知道,母親在他小時候去世,他有兩個姐姐和一個沉默的父親。一個典型的台灣家庭。做水果商的父親只關心兒子的兩件事:吃得飽不飽,穿得夠不夠多。

  在活色生香又紛繁蕪雜的娛樂圈,詹仁雄覺得泡一杯好紅茶比什麼都重要。「我一直在生活,有空就去旅行。其實我還蠻愛湊熱鬧的,流行什麼我都會去試一試。Facebook流行我就會弄一個看看,哪裡的餐廳有好吃的東西我會找機會去吃吃看。」

  每次買了新衣服他一定會立馬換上。他一直覺得世界末日隨時會降臨,如果在外出車禍撞死了,至少是穿著新衣服死去。

  規規矩矩,很容易被收視率幹掉

  人物週刊:對一個從來沒看過台灣娛樂節目的人,你怎麼介紹自己的工作?

  詹仁雄:這是全宇宙最有趣的娛樂節目和混亂的培養皿,可以很正經,也可以很低級,台灣觀眾的容忍度已經到見怪不怪了。長久下來,正面一點看,就會出很多厲害的藝術家,因為我們完全沒包袱。悲觀地講,可能會培養幾個怪物出來。電視就是這樣,電視給垃圾觀眾就吃垃圾,所以我們也是全世界製造電視垃圾最多的一群人。

  人物週刊:在你心目中,優秀綜藝節目主持人的標準是什麼?

  詹仁雄:這真的是一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台灣的電視媒體相對膚淺,因為太進步會脫離一般品味。你如果要找一個非常有內涵、言之有物的主持人,他會跟這個環境矛盾。當初我找康永來,他完全是一個讀書人,《康熙來了》有這樣的成績我非常高興,因為他用的是相對不膚淺的方式。但還是沒有意義。

  我以前一直以為台北紅就是台灣紅,但不盡然。當你到鄉間,到做鴨蛋的工廠去,他們根本不認識一些你認為紅的人。他們不認識蔡依林,不認識蔡康永,不認識周傑倫。但你有收視率調查中心時,你沒辦法忽略這一群人,你要去調整節目。

簡而言之主持人就是要讓觀眾開心。如果他的方法是健康的,我就認為他是一個好主持人。問題是一旦健康、規規矩矩地做,你很容易連籌碼都沒有,就已經被收視率給幹掉了。實際一點來講,我希望主持人有觀眾基礎,又能在我們沒辦法把節目提升到真善美境界時,提醒觀眾一些事情。這就是一個很棒的主持人了。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