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5/12 刊號:201005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畢業十年——章子怡和她的同學們

  「我們數吧。」他攤開手掌,「從2004年開始,《香氣迷人》沒播,《別讓眼淚流過》沒播,《別讓愛沉默》沒播,《所以》沒播,《色拉青春》沒播,《寵物醫院》--拍的唯一的一個男一號--沒播,然後《錦衣衛》也沒播。」

  按照黨昊的說法,一切都是從2004年8月30日的那場車禍開始的。車禍當晚,他喝了很多酒。回家的路上,他感覺前面的車晃了他一下,便下意識地摟死了方向盤。他像一隻木偶,旋轉著飛向隔離帶的另一邊。20個擋光板被撞飛了,車輪只剩下一個,可他奇跡般地從車裡爬了出來。

  「我看到一個車輪正沿著二環路『轱轆轱轆』往前滾,還感到奇怪,這是哪兒來的輪子?」

  他沒等交警出現,就帶著醉意跑到附近的一家夜總會跳舞,直到第二天醒來,才感到後脖梗子一陣發冷。

  --------------------------------------------------------------------------------

  至今,黨昊無法確定這場車禍和「黨昊定律」有什麼關係,他只知道在這之後,他的演藝事業突然陷入了低谷。不管導演的腕兒有多大,他接的戲總是在沒有到達觀眾之前就夭折了。

  「也許,從車禍中倖存下來,把我所有的運氣都用完了。」他說。

  並不是說黨昊沒有「火」的機會。熱播劇《蝸居》和《老大的幸福》都曾找過他,但看了劇本,他覺得裡面的角色不適合自己,就拒絕了。

  「我期望很高的戲都沒火,或者乾脆沒播。」他說,「我辭演的戲全都火了。」

  黨昊認為,一定是有什麼東西擋住了他的成名之路。他去找大師測了名字。大師說他命中有六把火,太大了。於是他改名黨浩,不見起色,又加大水量,改名黨浩瀚。有段時間,他處在無名的狀態中。

  「那時人家問我名字,我說就先記我姓黨吧,名暫時還沒定。」黨昊說,「人家都反問我,你多大歲數了,怎麼名兒還沒定?」

黨昊認為,那是在尋求一種慰藉和排解,找到某種信仰上的支點。「它總有個原因對嗎?30歲了,你還是今天有錢,明天沒錢,你不像是一個做演員的人。為什麼?」他瞪著眼睛反問,彷彿在等待一個答案,「是你人品有問題,不善交際?不是,你有那麼多朋友呢。那問題出在哪裡?」

  這個問題曾令黨昊困惑很久,直到他在一本古書上找到了「答案」。

  「我後來常常念一句話,『天將降大任與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你不知道最終的結果如何,但你要讓自己相信,只要熬過這段時間,後面就會有一個故事展開給你。」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