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5/12 刊號:201005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畢業十年——章子怡和她的同學們

  一天一天,他記錄著爬山的日子,就像在清點自己的絕望。他連著爬了104天香山。站在霧濛濛的山頂,他感到自己就像沉船的水手,尋找著救贖的白帆。

  「有過3年多時間都是那樣過的。」他沉寂下來,即使回憶也讓他的臉像枯葉一樣丟失了表情。

  劉燁說,在最絕望的時刻,他遇到了現在的法國妻子安娜,「她像天使一樣的拯救了我。」

  安娜是法國自由報社駐北京的記者,學過中文,在中國生活了10年。他們在法國大使館舉辦的派對上結識。或許是職業使然,安娜特別善於傾聽。剛開始,安娜並不知道劉燁是演員,更不知道他還是一個明星。直到有一次,他們一起去參加法國使館的活動,在場的記者發現了劉燁,接著就是一陣鋪天蓋地的閃光燈。安娜大吃一驚。劉燁這才跟她解釋了自己的身份。

  「我是一個演員,」他說,「還算有點名氣。」

  2008年,劉燁和安娜去國外度假。在安娜的陪伴下,劉燁才得以放鬆下來。「她強制性不讓我喝酒,不讓我吃安眠藥,我就真可以不吃安眠藥不喝酒睡覺了。」劉燁說,「但也只有跟她在一起才可以。」

  2009年7月5日,他們在北京地壇公園舉行了婚禮。他們特意從法國請來了牧師。在濛濛細雨中,他們看上去浪漫而幸福。

  劉燁說,他們很少吵架。因為語言不同,很多時候都吵不到一起去。「為什麼呢?你?」劉燁聳著肩學著安娜說中文的樣子,「她一著急了就這樣,還沒等吵起來,我就笑場了。」

  劉燁說,安娜改變了他。他以前只想著掙錢,讓父母過得好一點,讓自己過得好一點,想著演戲,直到演不動那天為止。他沒想過這是不是他想要的,只知道這是一條看上去順理成章的道路。是安娜改變了他。她帶著他去世界各地旅遊,看不同國家的人的生活。在這當中,劉燁突然發現了生活的意義。

  --------------------------------------------------------------------------------

  在安娜身邊,他總可以沉沉睡去。可醒來忽然又覺得擔心,一種彷彿有罪的模糊感覺:對一個正值壯年的男人來說,這種淡定會不會是種危險狀態?

  「前幾天有個製片人給我打電話留言,我根本沒理他你知道麼。」劉燁說,「如果按照2003、2004年時候的狀態,我肯定會覺得這沒準兒是個機會,馬上打電話回去的。」

  「這兩年我沒有以前願意想事了,以前什麼都想,什麼都願意琢磨,願意想出個所以然來,但是現在不太願意想了。是不是墮落了?」他問自己。

  「我說我墮落了,就是沒有以前的衝勁了。苦點累點什麼的,我心裡滿足,覺得踏實,安逸了吧就老感覺是不是有什麼事要發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