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5/12 刊號:201005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畢業十年——章子怡和她的同學們

  「這徹底穩固了胡靜在朱家的地位,」宋翔說,「她復出以後面對媒體,我都能感到她的氣場和之前徹底不同了,現在是一種發自內心的自信。」

  完婚生子使胡靜迅速躋身一線女星行列,更為她打開了通向國際化的道路。據台灣一家娛樂公司的調查,胡靜的婚後廣告代言就多達6個,純婚後收入已過千萬,毫無懸念地成為新晉吸金女王。

  「其實,這些現象在社會上都有,但放在娛樂圈就覺得特明顯。」宋翔說,「有時候,你會覺得這些藝人很可憐,他們就像被關在籠子裡,在觀眾的注視下把最極致的東西用自己的人生表演出來。」

  「她像天使一樣拯救了我」

  所以,有時候,愛情可以是一種救贖。

  3月21日,我在保利劇院看了話劇《琥珀》,它講述的就是這樣一個愛情神話。

  演出結束後,導演孟京輝照例上台介紹演員。最後輪到劉燁,孟京輝開了個玩笑:「這位是?我一時想不起來他叫什麼了……」

  --------------------------------------------------------------------------------

  台下先是一陣哄笑,接著觀眾們齊刷刷地喊出「劉燁」的名字。所有演員把手中的鮮花送給舞台中央的他--《琥珀》真正的主角,大幕在掌聲中徐徐落下。

  現在,讓我把時光撥回到2005年。

  劉燁正在上海演出《琥珀》,同時拍一部電影。拍電影從早上6點鐘起床,拍到下午5點鐘。之後,他趕到劇院,演至10點一刻散場。他說,《琥珀》是一部特別好的戲,11幕戲,他演9幕戲,說大段的台詞,連蹦帶跳,人很容易興奮。那時,他和助手住在一個大套間裡。有一天晚上睡覺,他感覺窗戶沒關好,風一直往裡吹,從晚上11點多鐘躺下,一直睜著眼睛躺到早上7點,起來去拍電影。

  「然後一下就不行了,」在攝影棚裡,劉燁對我說,「就開始失眠,不吃安眠藥不喝酒就沒法兒睡。」

  那時,劉燁剛和謝娜結束了5年的戀情,又接拍了張藝謀的《滿城盡帶黃金甲》,中間還要穿插著去美國拍《暗物質》。各種壓力聚集在一起,幾乎將他擊倒。

  有一次,他在鹽湖城拍了一天戲,拍完之後,經紀人接他坐飛機到洛杉磯,到了洛杉磯轉機4個小時,做了兩個採訪。夜裡兩點,從美國飛北京,趕回來拍《滿城盡帶黃金甲》,拍完之後還要馬上再趕回美國拍《暗物質》。

  從美國飛北京的10個小時裡,劉燁睡不著,下了飛機就直接去美國大使館簽證。那個小房間只能裝200人,卻擠了四五百人,劉燁站了4個半小時等簽證,然後趕到機場,從北京飛重慶。到重慶之後坐5個多小時的汽車,到武隆。「那車開得飛快,」劉燁說,「我坐在前面不敢睡,也害怕司機睡,就跟司機聊天。」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