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5/12 刊號:2010051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畢業十年——章子怡和她的同學們

  「我跑到南京來當老師,當得特別順手,沒有什麼磕磕絆絆,可我的理想還是當演員。只是覺得這目標太高了,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實現的。」

  他停下來,摸了摸頭上的棒球帽。

  「在中戲的時候,我太不自信,懷疑自己能否成為一個演員。拍《立春》時我還問過老顧,我說:『導兒,我適合當演員嗎?』老顧說:『你挺特殊的。』我就跟那兒琢磨。演話劇《明》的時候,我問老田(田沁鑫):『你覺得我能演戲嗎?』老田眼睛一翻:『你太能演了。』可我一直都在懷疑,到現在都在懷疑。」

  「剛畢業的時候,也曾想改變世界,現在慢慢覺得,活著嘛,得有一個正常的生活軌跡。也曾經難過,也曾經不甘心,為什麼別人可以演戲,我不行。可能這就是命運吧,命運就是這麼安排的。我也曾試圖想改變,但又有點力不從心,確實有點像《立春》裡的周瑜。」

  吳國華的聲音微微抖動著,彷彿有太多的記憶像重重疊疊的照片,讓空氣也顯得有些模糊。

  我們走出教學樓,天已經黑了。他的妻子打來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家吃飯。他小聲地交代了一句,然後對我說:「這樣的生活其實也挺好的,不是嗎?」

  吳國華說有一句古文很適合形容他現在的心境。他停下來,突然像背書一樣地念起來,可惜我一時沒能聽懂。直到寫這篇稿子時,我才在《易經》中找到了這句話:

  「終日乾乾,反覆道也。或躍在淵,進無咎也。」

  「人才和明星,並不能畫等號」

  十年。十年似乎只是轉瞬之間。

  十年來,對明星班所有新聞都瞭如指掌的只有班主任常莉。每週,她都會上街買上幾份娛樂雜誌,把所有和自己學生有關的新聞圈出來細讀。

  我們坐在中戲旁邊的小新咖啡館。已經是午夜12點,常老師仍然津津有味地講著學生們這些年的逸聞。

  「胡靜在馬來西亞的婚禮我本來是要去的,可偏偏趕上學校有事情就沒去成,特別遺憾。」

  「劉燁的婚禮請了我沒請同學,他說怕請同學搶了新娘子的風頭。我問他,你請常老師就不怕搶風頭啦?」

  常老師笑著,眼睛都笑沒了。

  不過,常老師也說,明星班是在當時歷史條件下的產物。學校曾經希望她複製96級的經驗,但事實證明,土壤變了就長不出一樣的禾苗。

  --------------------------------------------------------------------------------

  「現在的製片人制和過去的導演制是兩個不同系統。製片人要的是明星,我們要培養的是表演人才。」她說,「在這個行業,人才和明星很多時候並不能畫等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