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人物周刊 發行日期:2010/06/22 刊號:20100622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你們以為我來戛納很容易嗎!——對話蔡明亮

  蔡明亮:顯然,如果你做的是創作性的電影,就不能進入市場被使用。怎樣才能被使用呢?經過這麼多年的經驗,(我知道)一定要到影展,一定要跟片商合作,一定要上電視台,一定要變DVD ,後來變成盜版,變成網路上的點閱、download,等等。但這樣電影就真的被邊緣化了,觀眾沒有成長,沒有成熟,也沒有增加,只有萎縮。每個人都可以罵你,用那種主流電影的概念來批評你的電影。我感覺,現在很多電影都不存在作者,變成各種商業元素的組合。到最後我們總是在一個框框裡面去解讀每一個人的作品。我是常被罵的,但我不大理會,因為我清楚地去做我的作品,走到後來我覺得很棒,我的路沒有因此變得狹窄,而是越來越寬闊。

  人物週刊:那有沒有生存上的壓力?

  蔡明亮:生存的確越來越難。比如日本的台商,有兩家喜歡我的電影的,這幾年完全停止買我的電影了。需要它們的文化機構現在越來越少,一些電視台也覺得這樣的電影越來越可有可無,觀眾要看的是美國電影。這是過度商業化的趨勢。影展也是,都越來越商業化,去了很多大明星。不是說明星就不會看電影,只是說明星比例太大了。我在坎城(戛納)被採訪時發脾氣,是因為我們亞洲的媒體,尤其是中國媒體,自己黃皮膚的人種,有時候你很心痛。他們在意的就是紅地毯、穿著打扮,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改變。我有一次罵中國記者:你們以為我來影展很容易嗎?我每次進入競賽,你們覺得是很隨便的嗎?是因為我有名嗎?不是的。你看看我的作品,即便在電影節也不是主流的,都是在邊邊上的,但是他們還是願意保留一點位置給我。反過來說,你們(記者)來坎城容易嗎?可能你們10年前都來不了的,你寫了什麼東西回去,帶了什麼訊息給你的十幾億人民看?關於電影這個事情,就都是風花雪月的那些東西嗎?這是讓人很心痛的事情。

  看電影類似一種宗教過程

  人物週刊:請談一下你的觀影經驗。

  蔡明亮:我的觀影經驗隨時代而改變。以前的戲院,就是1000個椅子擺在一起,在一個大堂裡面。在我的記憶裡,這個大堂是一個獨立的建築,不是附屬在百貨公司裡面的。我覺得它很像一個廟堂,(看電影)有點像去朝聖。小時候在馬來西亞,每天被我外公外婆帶去看電影,他們太喜歡看電影了。那時電影是不缺的,在東南亞可以看到各種電影。禮拜六去看午夜場一定是爆滿的,好的電影公司的標誌一出來,有些觀眾還會吹口哨鼓掌。在去台灣之前,我看的幾乎都是商業片,全世界的電影都差不多,都是明星,不管哪個國家都有明星。你也會在其中感動、掉淚、開心。從我童年成長的經驗來看,看電影是一種人際關係的維繫。我們跟外公外婆去看,全家去看,跟同學去看,當然也會自己去看,戀愛的時候和戀人去看。一路下來,就好像跟1000個陌生人一起同笑同哭,有一點宗教的概念。現在不是這樣的,你去看電影不會跟你的爸爸媽媽去。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