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10/06/25 刊號:2010062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我在日本怎麼住

顧錚

公民巡視

  國家管大頭,但力有不逮時,社會及時作出某些補充

  一個社會成熟與否,可能跟它是否具有相對複雜的社會保障系統有關。尤其從這個系統對於“兩眼一抹黑”的外來者如何,更可以看出它的成熟程度。回想自己在日本的八年留學期間,作為一個外來者(日本人稱“外人”)在“尋住”問題上的經歷,還是比較感慨。幸虧那裡有個相對複雜多樣的保障網路,各色人等可以不致在居住問題上沒個著落,也因此讓我這樣的“外人”可以一路順當地完成學業。

  剛到日本時,在住過幾天朋友的家後,最著急的就是如何獨立出來,不多給人家增添麻煩。從學校的學生科得知,財大氣粗的大企業“大阪煤氣”公司有單身社員寮募集入住者。此舉是該公司響應日本政府歡迎外國人留學的國家政策,特開放若干間宿舍給外國留學生,以盡其“企業公民”之責。於是欣然報名,經過審核,獲准入住。該單身寮地段上好,出入方便,支付的房租與私人出租的房租相比,根本不成比例。這對於初來日本的“外人”學生來說,可是雪中送炭的舉措。

  一晃一年過去,太太也來留學,單身寮就住不下去了。於是想到向神戶市的“學生相談所”求助。那是文部省的機構,為日本學生和留學生提供生活幫助,內容包括提供居住、打工等的訊息與中介服務。我經常去那裡領零工單子,一直受其“世話”(日語“照顧”之意)。也許我運氣好,在那裡的牆上找到一戶人家貼的紙條,特意指定只收留學生入住,不收押金,而且房租低廉。我一個電話過去,當場就說好,然後一住就是一年多。

  等到兩人都安定下來後,孩子過來一起生活的問題自然出現。這時聽說大阪府的府營住宅開放報名,於是去問,得知無論日本人還是“外人”,都可憑住民票(居住證)報名,並等待抽籤。當然,這得有收入條件限制。我趕緊填表,經過審核,大阪住宅公社便通知我去排隊抽籤,而且房源訊息(在哪,有多少套等)公開。一日,起個大早,來到住宅公社抽號,結果居然是第一名,於是就順順當當入住了。那個地方喚作原山台,是個景色宜人的地方。試想,如果要走什麼後門的話,這地兒哪有我們這種“外人”的份?但奇怪的是,在國外,不會產生對於規則會否“被玩弄”的變態懷疑,只是一味相信規則並按照規則去步步落實。

  從上面所說的住所“三遷”的個人經歷,可以發現,在日本,政府與民間各自在社會保障中擔任了不同的角色與使命。對於像我們這樣的低收入甚至是無收入的留學生,也有一個系統罩在那裡。當然,國家管大頭,但力有不逮時,社會會及時作出某些補充。比如國家提出留學生政策而在住房保障上還不及完善時,像大阪煤氣這樣的大企業就及時跟進,為國家“分憂”。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