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發行日期:2010/06/25 刊號:2010062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沒有嗚嗚祖拉,還是世界盃嗎

南非人金玉米說嗚嗚祖拉

 口述金玉米(JeremyGoldkorn)□採訪本報記者平客
轉寄 列印

  -南非世界盃發現系列

  到今年,南非人金玉米來中國已經整整十五年了,他創辦了“單位”英文博客,以生動的方式向世界介紹中國,成為海外英文媒體觀察中國的重要渠道之一。

  來中國後,受到中國球迷熱情的感染,他開始看世界盃,成了半個球迷。他很好奇,中國足球的每況愈下絲毫不能阻擋中國球迷對足球的熱愛。2010南非世界盃足球賽開幕以來,金玉米穿梭於澳大利亞、北京和南非之間。在嗚嗚祖拉發出的嗡嗡聲中,他體驗著足球的熱力與奔放。開賽後,不少人對這種發出巨大噪聲的嗚嗚祖拉發出抗議,甚至要求國際足聯禁止南非球迷帶嗚嗚祖拉進球場。“這些人太事兒了。”金玉米顯然不同意這種觀點。“在南非舉辦世界盃,就要尊重當地的傳統。”金玉米說。現在這種塑料的嗚嗚祖拉應該是2000年前後開始在南非流行的。你也可以說它是全球化的某種副作用,中國製造讓嗚嗚祖拉越來越便宜,玩的人也就越來越多了。

  南非人有時候喜歡特別鬧的氣氛,在類似球賽之類的場合吹嗚嗚祖拉就成了一種時髦。它流行很多年了,以前應該是金屬的,而且吹的人應該沒那麼多。我小時候在約翰內斯堡長大,不記得身邊有誰吹嗚嗚祖拉。以前,南非白人不太看本地的足球。因為種族隔離,體育是分開的。當時,黑人已經熱愛南非足球,可我是在白人區長大的。我們小學時踢足球,但到了中學就踢橄欖球了。那時候校隊比賽啦啦隊也沒什麼人吹這種玩意。

  以前的嗚嗚祖拉在我印象裡就是一種聲音非常脆的樂器,看上去就像是用垃圾筒的蓋做的,上面還有一塊木頭,那時候,它也不叫嗚嗚祖拉這個名字。我小時候,沒有塑料的嗚嗚祖拉,可是有人吹金屬的喇叭(自己做的或買的),還有人用木頭棍打金屬的垃圾筒蓋子。就是說,有嗚嗚祖拉之前,南非人一直喜歡用特別鬧的方式來宣洩球賽的刺激。

  我現在已經算是半個中國人了,1995年就來了中國。2001年我回南非時跟我爸去一個球場,就看到有人在玩嗚嗚祖拉。我自己第一次吹是在去年,那是我回南非時,在一個負責推廣的國家機構的辦公室裡看到了嗚嗚祖拉,拿起來吹了一下。它的聲音是挺大的,嚇了我一跳,但確實挺好玩的。尤其在賽場上用它給自己喜歡的球隊助陣,應該很過癮吧。Vuvuzela應該是祖魯語,南非有十幾種官方語言,祖魯語是英語外說得最多的,很多南非黑人不會說英語,但說祖魯語,南非也有不少英語詞彙來自祖魯語,Vuvuzela就是其中一個。Zela的意思是“鬧”的意思,熱鬧、喧鬧。Vuvu是象聲詞,就是模擬嗚嗚祖拉發出的聲音。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