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生活周刊 發行日期:2010/06/29 刊號:58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國泰少帥如何續寫家族輝煌

李三

第一次見到國泰航空中國總裁施維新是在北京的香港馬會,位於北京金寶街的馬會是香港商界在北京聚集的場所,國泰作為香港馬會的成員,經常在這裡舉辦一些商務活動,那一次就是施維新做的東。含著「金勺子」出生的施維新是一位善談的年輕人,個人經歷既簡單又豐富。去年8月,國泰大股東施懷雅(Swire)家族接班人施維新被委以重任,全面負責港龍航空和國泰航空在中國內地的運營工作。

  一個地道的英國人,取了地道的中文名字,施維新解釋說:他自己正在學中文,名字是中文老師給起的。他的英文名字Sam Swire裡帶有他家族的符號「Swire」,這也就是香港特區人都熟悉的「太古」。這個有著150多年歷史的老牌英資企業在香港商界頗有影響,太古集團旗下擁有著名的太古城以及國泰和港龍航空公司。

  施維新告訴本刊記者,說起來,英國新首相卡梅隆還是他的學長,卡梅隆早年在伊頓中學畢業後又到牛津讀大學,而施維新恰好也是伊頓和牛津的畢業生,不過比現任英國首相晚了十幾年。施維新1980年出生,今年剛滿30歲,按照目前的流行說法,他應該算是標準的「80後」。在這個年紀就成為國泰中國的總裁,施維新「三十而立」固然有家族的因素,但另外一方面,作為第六代施懷雅家族的一員,他很清楚,自己所擔負的責任不僅僅是打理好國泰、港龍,更為重要的是,他有義務讓自己祖先傳承了一個半世紀的商號傳承下去,並將家族事業發揚光大。

  施維新第一次乘坐飛機來香港是在他4歲的時候,當時他的父親在香港工作,他是跟媽媽一起來的,當時還要在巴林轉機,他問媽媽為什麼要去遙遠的地方,媽媽的回答嵌入他幼小的心靈,儘管那時他並不理解其中的深意,他卻清楚地記得媽媽告訴他:你爸爸在那裡做建築工人。

  富有的施懷雅家族有著太多的傳奇,而旗下產業太古的得名就有一個典故。傳說約翰·施懷雅(John Swire)的兒子約翰·森美·施懷雅(John Samuel Swire)——按照輩分應該算是施維新的曾曾祖父,一直想為Swire找一個中文名字,在農曆新年間,有一次他乘船經過一個村莊,發現村裡幾乎每戶村民的門前都掛了寫著「大吉」兩個字的揮春,因此他認定「大吉」必然是一個絕好的字眼。不過,由於他不諳中文,誤將「大吉」寫為「太古」,於是Swire的中文名字就變成太古了。

  作為施懷雅家族傳人,儘管施維新可能從生下來就知道早晚有一天自己要接管家族業務,但是這位「80後」在大學階段學習的既不是商科也不是法律,而是歷史。施維新對商業有自己的見地,這些看法並不全是學院派的。在談及應對經濟危機各個公司紛紛壓縮成本的現狀,施維新有自己的看法,「出色的管理者都應該削減成本,以確保成本系統健康,但同時,需要注意在哪些方面降低成本」。與此同時,他認為「有些原則,任何時候都不可犧牲」。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