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生活周刊 發行日期:2010/06/29 刊號:583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國泰少帥如何續寫家族輝煌

李三

  三聯生活週刊:對一個4歲的小男孩來說,波音747是個大傢伙了。在那個時候,你是否意識到20年後你會成為國泰航空重要的一員?

  施維新:我那時才4歲,懵懵懂懂的,只會想到眼前的事。但是我記得,我們家族在香港太古城有個地產開發項目,當時正在建設中。我媽媽告訴我,我爸爸正在幫助蓋這些建築物。因此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以為我的父親是一名建築工人,負責興建該地產項目。慢慢長大以後,我才知道,他是一名管理者,管理這些樓宇的建設。那個時候,4歲的我儘管根本搞不清楚,但我還是知道,香港有些事情肯定與我的家族有關。

  三聯生活週刊:你曾在伊頓中學寄宿,在那裡你接受的是怎樣的教育?那段經歷對你日後有哪些影響?

  施維新:它是一所非常傳統的學校,有550年的歷史了。我想,對很多人而言,它是非常傳統的,校園有許多古老的建築物;我們的校服也很奇怪,是白色的帶領結的長燕尾服。儘管外在看來它非常傳統,但它的教育質量、教學質量真的非常出色。我至今記得那段學習俄語的時間非常快樂,我的俄語老師很棒,我很喜歡他,我們相處得也非常融洽,那時我學俄語的興致很高,當然,還學了一點俄國歷史。我意識到,我真的很喜歡歷史。

  中學畢業後我可以申請很多大學,我申請了牛津大學。我在那裡的專業是現代歷史。你知道牛津的學生來自社會各個階層,而不僅僅是來自精英學校。我的中學生活為我進入高等學府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它幫助我拓展了視野。在某種意義上,寄宿的那段經歷有點像居住在國外。那段時間,我必須學會獨立,學會與自己和夥伴相處。

  三聯生活週刊:從中國傳統的教育觀點來說,當一個家族有大的生意時,他們通常會讓自己的孩子學習商業。當你學習歷史時,你的父母尊重你的選擇了嗎?

  施維新:首先我要說明,我的父親也是牛津大學歷史專業畢業的,所以他不能抱怨我主修歷史,因為他做了同樣的事情。第二點就是,在歐洲,特別是英國,對大學教育的心態略有不同。英國的大學教育不是要教你一門課程,而是教你思考的方式。所以,學什麼專業實際上並不十分重要,絕不會因此決定你的終身。我去過許多國家,人們告訴我,在他們的國家,如果你學習歷史,你就只能成為一名歷史教授或歷史學家,不能做其他的事情。但在英國,情況略有不同,就算你攻讀歷史,你依然可能成為一名商人或銀行家。我哥哥主修拉丁文和希臘文,兩種近乎於死亡的語言,但是他現在是一名商人。這種情況在英國很正常,你的專業課程與你工作的領域可以毫不相關。我們的感覺是,大學教會你怎麼去思考,而不是教你具體的金融學課程。這是一種對大學教育的不同態度。所以,我的父母根本沒什麼異議。實際上我的父親很高興,因為他也是主修歷史的,因為我的選擇,在家裡,他終於有人可以一起聊聊歷史了。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