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雜誌 發行日期:2010/06/28 刊號:2010062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巴菲特的百味仲夏

《環球》雜誌記者/謝黎

    在金融危機中,高盛曾經是「大到不能倒」的典型,但隨著經濟的復甦,力促華爾街反思並進行改革的奧巴馬政府已經騰出手來拿「典型」開刀。人們也由此看到了美國金融監管走向嚴苛的必然趨勢。

    高盛無疑正面臨信譽掃地的風險,同時還必然承受客戶流失之痛。巴菲特力挺高盛,也是在拿自己的聲譽押寶。正如巴菲特傳記《滾雪球》作者艾麗斯·施羅德女士說,巴菲特其實就是當事人,「只要他是一個投資者,他就必須維護這些投資」。當然,面對美國上下對華爾街的一致抨擊,巴菲特也聰明地留了後路。在股東大會上,他就留有餘地地說,他不會因美國證交會的起訴而對高盛投反對票,但「如果情況變得更加糟糕,我們將在那時繼續看一下情況。」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巴菲特為高盛頭疼的時候,他旗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後稱伯克希爾)公司也被盯上了。據《華爾街日報》消息「證交會審查伯克希爾有關鐵路公司收購案的訊息披露」說,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正在審查伯克希爾260億美元收購伯靈頓北方聖菲鐵路公司的交易。審查的關鍵在於交易達成前伯靈頓鐵路公司的其他股東有沒有得到知會。評論人士認為,這個時候巴菲特高調支援高盛,與遭遇美國證交會調查可能有關。從證券市場交易訊息披露這方面看,許多舞弊欺詐都是因交易相關各方訊息不對稱而發生。美國證交會從這個角度入手調查,確實值得關注。

    無奈:來自聽證會的傳票

    經濟學家弗裡德曼曾說「我們生活在兩個超級大國的世界裡,一個是美國,一個是穆迪」,這種說法並非空穴來風。

    金融危機發生以來,評級機構一直備受詬病。國際上公認的最具權威性的三家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穆迪、惠譽被認為在危機中表現糟糕,而且在公司或主權債務中的反應或「馬後炮」、或助漲殺跌引發恐慌。另外,還有觀點表明,在過去瘋狂投資的十餘年間,三大評級機構不僅沒有中立、客觀地評定債券的信用度,反而在收取了高額評級費後,為「有毒債券」貼上「優質」的標記。因此,評級機構也被人暗諷為金融領域的「米其林指南」。

 美國當地時間6月2號,巴菲特在紐約接受了美國國會金融調查委員會的聽證,這也是巴菲特第一次為國會調查評級機構接受聽證。他既不是此次金融危機的幫兇,也非評級機構這個「金融市場看門人」的員工,但他卻有著雙重身份——專業「參謀」和評級機構穆迪的大股東。巴菲特此番出席聽證會,實屬無奈。委員會給他的傳票上赫然寫著:「現飭令你出庭作證」,這令他無法拒絕。

    據瞭解,這傳票背後還有一段頗有趣的由來:早在5月12日,巴菲特就收到了金融危機調查委員會執行董事溫迪·埃德伯格的信件,表示巴菲特對一些議題的看法將對該委員會有「巨大價值」。信上說,該委員會擬首先安排與巴菲特的「私下訪談」,繼而寫道「我們可能要求您出席委員會的聽證會」。而相關事宜則與委員會總顧問加裡·科恩聯繫。對這一邀約,巴菲特的決定是拒絕。巴菲特的助理黛比打電話給科恩,表示這一態度,科恩感到不悅,告訴黛比「這不是一份邀請,而是命令」,並表示將發送另一封「措辭不同」的信件。5月17日,巴菲特確實收到了第二封措辭不同的信件,但仍保持大體溫和的表態,只是在結尾加重了口氣「我們不希望採用強制措施確保您的合作,也確信此舉並非必要。」而巴菲特還是認為無論「私下訪談」還是出席聽證會,都於人無益,也浪費自己的時間。巴菲特打電話告訴科恩,自己將不會志願作證。於是,5月25日,巴菲特真的收到了傳票。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