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雜誌 發行日期:2010/06/28 刊號:2010062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周牧之專欄:日本政局漂流

周牧之

日本政局漂流

  6月2日鳩山由紀夫首相突然宣佈辭職。去年8月30日眾議院大選,民主黨實現了戰後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政權交替,給久受經濟停滯之苦的日本列島帶來變革希望。然而新政權的新政大多很快成為失政:政權公約的“高速公路免費制”變臉成高速公路漲價;“打倒官僚政治”導致官僚集團消極怠工;“政治主導”嬗變成大臣們各說各事的政治混亂;“對美對等外交”引爆沖繩美軍普天間基地的遷移問題,卻又無法堅持己見。

  鳩山首相關於將普天間基地向“國外、至少是縣外(沖繩以外)”遷移許諾的食言,讓世人再一次看到在美國“殖民”日本,日本“殖民”沖繩格局下日本對美的絕對服從和對沖繩的冷漠,更進一步激怒了沖繩民眾。為簽署將普天間基地轉移到沖繩名護市邊野古的政府方針,甚至不惜罷免在內閣中堅持反對意見的社民黨黨魁福島瑞穗(消費者行政擔當大臣)。社民黨由此脫離執政聯盟,政權支援率暴跌,國會運營艱難,黨內對在鳩山招牌下決勝參議院選舉的信心崩潰。

  短命政權的體制根源在於由執政黨和議會間接選舉產生的首相易受黨內和議會形勢裹脅,較難長期穩定執政。當然政權長短也與經濟密切相關。在高速增長期前後,岸信介、池田勇人和佐籐榮作執政分別長達3年5個月、4年4個月和7年3個月。但在此後的政權中,只有中曾根康弘與小泉純一郎憑借強烈的個性和較好的經濟景氣分別維持了3年7個月和5年5個月,其他多為1~2年的匆匆過客。進入平成以後的21年更是批量生產了16位首相,間接選舉制度的缺陷昭然。

  世襲政治尤其加劇了政權的短命化。從1956年石橋湛三當選首相到1991年海部俊樹辭職,35年日本社會經濟發展黃金期的13屆首相無一出身於政治世家。但自1991年宮澤喜一上台到鳩山由紀夫的12位首相中,卻只有村山富市一人不是出身於世襲政治家庭。特別是安倍晉三、福田康夫、麻生太郎、鳩山由紀夫連續四任都是前首相子孫,而且都在一年左右就失守政權。更有鳩山由紀夫只用了8個半月就主演了從眾望所歸到風雨飄搖再到突然崩盤的全套節目,最後還以有“金錢與政治”的嫌疑為名拖上小澤一郎同歸於盡,儘管連恨不得在雞蛋裡面挑出骨頭的檢察當局都由於沒有找到充分證據,連續兩次決定對小澤不予起訴。

  鳩山辭職後,副首相菅直人獲選民主黨新黨魁,6月4號在國會首相指名選舉中當選新首相。按理民主黨新政權必須對過去8個月的失政和食言徹底反省,才有可能奪回民意。新首相卻公然聲稱繼承鳩山路線,對自身所標榜的“強經濟、強財政、強社會保障”也並沒有出示具體的路徑和手法。更險不可測的是,在此國難黨難當頭之際,新當家人卻居然把矛頭指向黨內大佬小澤一郎,為自己埋下了一顆重磅定時炸彈。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