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雜誌 發行日期:2010/05/27 刊號:2010052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陳文茜:海上花又開

 上海,一座外國人蓋起來的城市。

  上海崛起的時間點,正是大英帝國的全盛期,也是大清帝國的衰敗期。1842年中英《南京條約》開上海為對英通商口岸,同一時期英國已完成全球第一場工業大革命。1899年英國一個國家就佔全球GDP比重高達9%,從此在維多利亞女皇時期,舉凡英國人用的傢具、服飾、語言、文學、下午茶等,皆成世界流行顯學。

  上海已故著名作家曹聚仁談起那個時代上海洋場對中國的影響,“自此之後所有的洋觀念都從上海灘傳進中國。”1 8世紀時英國貴族紳士,以穿來自中國的綢緞為時尚。到了19世紀末,世界翻轉,上海婦女只求洋貨以示時髦。辛亥革命,徹底斬斷了旗袍傳統服飾年代,上海南京西路一帶如雨後春筍般地開了一整排第一流時裝公司,全是洋服製造公司。中國凡自認一流人物,皆得穿上西裝、洋服,例如名律師江一平,名藝術家江小鵬,交際花唐瑛。民國16年,他們三人更登高一呼,教中國人穿起西式大衣,扔了大棉襖。曹聚仁在他的《春秋上海》一書中,形容此現象,用的字眼很可愛,“閨秀震動”,從此大衣成為中國摩登女人不可或缺的打扮。

  歷史如此多嬌,又如此患難。接下來的上海便是我們從張愛玲、蘇青、白先勇等人筆下所認識的上海。中國各地都在打仗,戰火愈肆虐,十里洋場狐步舞跳得愈起勁。整個中國的戰亂,似乎只為了成全一個紙醉金迷、逃逸人生的上海風華。在中國的地圖上,上海的面積一直很小,但卻始終以奇特的五顏六色,四面八方包圍整個中國。

  1937年上海終也陷入了烽火。日軍攻入上海,八百壯士奉命撤出四行倉庫,日軍佔領了除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以外所有上海四週,十里洋場成為名副其實的孤島。上海從那一刻起時間定格,湖綠桃紅的七彩畫報顏色漸淡,風華獨存的“中洋式混合美人”在一波波的難民潮中,終也留下淚來。那個時刻連張愛玲也不再叨叨絮絮老寫著“半生緣”或“七巧”的故事,如《色戒》般女主角的悲壯人物也誕生筆下。

  73年後上海又登場,繼2008年北京奧運後兩年,繼大英帝國進軍上海後168年。上海於2002年申博,選址黃浦江畔舉辦世博,其企圖心就是要在上海歷史悲歡離合的交會點,由中國人自己親手打造一個新上海。

  浦西原英國人留下的外灘公園,擴建三倍,車行之路改以花崗岩裝點之入口築成地下車道。而隔江東邊,英法皆不曾租界之地,也是當年日軍曾徹底摧毀的焚燒之地,闢為世博園區。總投資450億美元,創下1851年第一屆倫敦世博會以來史上規模之最。這是中國人一手打造的新上海,而其色彩之繽紛,萬國建築博覽之美,更超越人人難以忘懷的上海30年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