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6-01 刊號:18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採訪泰國暴動 流彈就在身邊

當生命受威脅 更看到新聞價值的深層意義
林憬屏

4月10日當晚,泰國鎮暴軍隊在民主紀念碑附近發射催淚瓦斯驅離紅衫軍不久,我跟著一群記者和軍人往後撤退,忽然兩個炸彈從背後幾公尺處炸響,我更加意識到,背著的安全帽和防催淚彈的蛙鏡,好像只是裝飾品。

沒有防彈背心、鋼盔,留在現場越久,越只能靠幸運之神避免當晚亂竄的子彈;即使有這些裝備,手榴彈炸響,也可能會像那些兵一樣,腳部被炸傷、手指被炸斷。但是,當我看到那位據說被M16轟掉半個頭的紅衫軍抗議者照片,我懷疑即便有了鋼盔,還能夠保住頭嗎?

全身而退 很可能只是時機未到

「採訪暴動,記者如何自保?」台北的編輯來信,希望人在曼谷的我談談這個主題,我只能這樣回答:留在「混戰現場」拍攝越久,危險就離你越近,如果最後全身而退,套一句朋友說的「這表示你時間還沒到」。萬一你拍到不該拍的東西,那麼……。

那天被子彈穿透胸膛倒下的路透日本記者村本博之,幾乎全程留在現場,全球媒體公布他拍攝的最後畫面,畫面裡民主紀念碑的燈光還亮著,跟我看到的一樣,原來那就是我撤退後,雙方混戰的場景?我相信若他沒有倒下,一定堅守到混戰結束,就像那晚曾與他一起短暫行動,我的韓國記者朋友李玉瓊(Lee Yu Kyung)一樣,軍隊撤退了,仍在現場拍攝托運傷者、裝甲運兵車旁的鮮血。

410這天,據說還有幾位記者受傷,一位手臂打上石膏的泰國記者告訴我,410 晚上他在紅衫軍和鎮暴部隊中間,混亂間摔倒斷了手臂。

尋找「相對安全位置」是最高原則

看過村本博之的最後畫面,就知道他不打算撤退。黑夜、槍聲密集、不定時的炸彈,所有的事件迅速發生,記者本能邊逃生邊拍攝,事後還得用力回想才能把所有的片段拼湊起來。也因為經歷現場,就更佩服村本博之可以那樣的「處變不驚」。

混戰開始後,兩聲炸彈巨響,迫使我和同行的記者撤離最危險的前線。由於「戰場」一直往後移,推測是多起炸彈攻擊加上紅衫軍「進攻」,直到退到相對安全的位置,陸續有傷兵被架回。

「相對安全的位置」成了我在泰國採訪示威、對峙衝突或暴動新聞的最高原則。2008年「人民民主聯盟」黃衫軍在街頭示威,與鎮暴警察多次近身對峙,安全帽、泳鏡、口罩或濕毛巾就成了記者採訪衝突新聞的必要裝備。

只是,驅離行動往往在清晨或深夜,若沒有最佳攝影裝備,又無法衝到最前線,這相對的位置,恐怕不能拍到最好的畫面,但至少保命機率最高。

這些裝備都能輕易取得─戴安全帽防抗議人士丟石頭或硬物,泳鏡減少催淚瓦斯,濕毛巾緩和催淚瓦斯的刺激。但,我試過了,戴上泳鏡路看不太清楚,安全帽在最緊張的時候還背在背上……。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