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5-01 刊號: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學生難為 美國校園天天上演霸凌事件

成群結黨才能生存 同儕壓力不能承受之重
麥蒂森

美國麻州一名15歲高中女生,今年1月因受不了校園霸凌,在家中上吊自殺。3月底,那些欺負她的高中生裡,有九名遭起訴。這起事件暴露美國校園霸凌的嚴重,且絕對非單一事件。如果你看過琳賽羅涵(Lindsay Lohan)演的《辣妹過招》(Mean Girls),也許當下覺得很誇張,但校園霸凌天天在美國校園裡上演著。

在美國當個青少年實在不太容易。連現在最火紅的流行歌手女神卡卡(Lady Gaga),都說過在讀女校時,因為鼻子大、頭髮捲又體重過重而被同學嘲笑。外表對美國的中學生而言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校園裡存在著某種「社會階級」的現象,最上層的絕對是高挺的美式足球隊員與美麗的女啦啦隊員。但如果女生長得又太漂亮,也很有可能遭同學嫉妒,反成為霸凌對象。總之,倘若最上層的人看你不順眼,接下來的幾年日子可能就不太好過。

欺生成傳統 不堪回首的青少年時期

十幾年前,我在美國就讀中學時,也曾有過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青少年時期。別以為華人就不受霸凌影響,校園裡的東方人也有自己的社會階級存在,但若你「表現良好」,也有機會往上爬。社交食物鏈最高等級的就是那些美麗帥氣、打扮入時的ABC(政治正確點也許應該叫ABT)、ABK(American-born Koreans)、ABJ(American-born Japanese)等。再來就是功課很好,長得不差,打扮也還過得去的學生。中間夾雜一些其他階層、運動員、家世不錯的其他人等。

那最低層的是誰呢?英文普通,打扮俗氣,到美國沒多久的FOB。FOB是”Fresh off the Boat”,「剛下船」的意思,指的就是剛到美國的人。我就是FOB的一員,小學六年級因家人工作關係到了美國,會的英文少的可憐。為了避免被拉到社會階層底端,幾乎沒人會跟我們這種FOB攀談。

在社會階級底層當然很不好過。放學後沒朋友約妳出去玩、看電影只能跟父母去(在當時可是相當丟臉的事)、午餐時一個人坐,坐到別人位置還很有可能被趕走,有一次就因為這樣跟別人打了一架(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打架);甚至也會有人故意整我。當年上體育課時的一個女孩常跟我借錢,但跟她要錢時,就說沒跟我借過錢,也根本不認識我,找別人來理論也沒用,因為沒人會相信我這個FOB。

太美或太俗都會被修理

我原本以為只是我的英文不好的關係,半年後我在溝通上已經完全沒問題了,可是朋友還是寥寥無幾。有一天才突然發現,打不進華人圈裡可能只是因為一個原因──我很俗氣。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