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5-01 刊號: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學生難為 美國校園天天上演霸凌事件

成群結黨才能生存 同儕壓力不能承受之重
麥蒂森

為了要被同儕接納,我做了太多從沒想過會做的事情。說了數不清的謊言、欺負別人、半夜離家跑出去玩等。甚至還偷東西,只為了證明「我玩得起」。

可選擇做自己如獲重生

三年後的我,跟剛去美國的我,簡直是判若兩人。我不再是那個默默無名的FOB,在學校算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我開心嗎?我應該開心吧。但曾經是我朋友的人,卻因為我的改變而疏遠我。小團體裡的那些人,也算不上真正的朋友。只要我沒照她們的意思去作(穿的不夠好看、跟她們不喜歡的人約會、不想欺負別人),就會被排擠。但這種感覺就好像染上了某種毒癮一樣,我知道待在這團體裡不好,知道一切都是表面最膚淺的假象,但走不掉也擺脫不了。

10年級的時候我又因家人工作的緣故遷回台灣。當飛機起飛的那一瞬間,我鬆了一口氣,我好像獲得重生的機會,可以選擇做自己。

看到這則新聞不禁令我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看似自由、多元化的美國教育,卻是最難當學生的地方。我很慶幸能回台灣繼續念書,這裡讓我體會到,只是單純做一個學生,有多麼幸福。(本文作者現任中央社編譯)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