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5-01 刊號:17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離家越遠 她們的母愛越強韌

劉麗榮

走進中山北路三段的聖多福教堂,彷彿頓時進入異國世界。周日台北的菲律賓籍人士聚集於此,和上帝對話、與朋友相見,清晨的彌撒像在舒緩滌淨他們平時忙碌的身子和心靈。他們交談、歌唱所用的菲律賓語,在我耳裡聽來陌生,卻也透露出一股寧靜。

根據中央社報導,勞委會去年11月統計,台灣外傭目前約2,400人。天性較為細心的女性,成為外傭工作的絕大多數。其中,擔負家計而遠渡重洋的外籍媽媽們,必須離開自己的丈夫孩子,到異國照顧別人的子女與父母。

本期《全球中央》採訪了三位來台擔任幫傭的菲律賓媽媽,談異鄉人在異鄉過母親節的心情;從她們的故事裡,我們可以看見詮釋母愛的另種方式。

篤信上帝 深愛孩子的媽媽──Ellen

今年54歲的Marilyn AngMojica(暱稱Ellen)是菲律賓華僑,為了孩子的教育費來台擔任家務幫傭。從她的言談間,不難發現宗教是她心靈上最大的支持。胖胖的Ellen也把她看顧的小孩餵得胖胖的,她總說「太瘦不好看」。
(以下為Ellen接受《全球中央》訪問的回答內容)

留給孩子的唯一財產──教育

若不是因為菲律賓大學教育計畫的CAPS教育保險制度破產了,我也不用來台灣工作。當時我的大兒子還在念大學,即使我丈夫也在工作,但仍不足以支付孩子的學費,於是我犧牲自己,來台灣工作讓孩子可以繼續受教育。

我25歲就結婚了,當醫生宣布我無法生育的消息時,我哭了好久。

我的第一個兒子是領養來的,但我一直跟上帝祈禱,讓我擁有自己的孩子。「你怎麼對別人,上帝就會怎麼對你」,我視第一個孩子為己出,沒想到在我38歲那年,懷了一個兒子,這簡直是奇蹟。

打從一開始,我就告訴我的大兒子,他是我領養來的,即使有一天他想要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也沒有關係,但我不能對他說謊。我撫養他長大,努力工作給他受好的教育,是希望他有好的未來。我告訴兩個兒子,我沒有什麼錢可以給他們,唯一能給的是讓他們受教育。教育是最重要的,在菲律賓很難找工作,年輕人幾乎都到國外討生活。

來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照顧一位小女孩,當她要跟父母回美國時,我好難過,感覺就像是自己的女兒死去一樣,因為我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來照顧。我老公還安慰我說,不要付出太多真心,把它當成工作就好了。

用真心幫老闆帶小孩

我每天五點就得起床張羅家務,目前照顧的兩個孩子,一個三歲,一個才八個月大,常常顧此失彼,忙得焦頭爛額。當家務幫傭真的不容易,也一度興起放棄工作的念頭,但一想到孩子的教育,要是就這麼回去,小孩的教育怎麼辦?因此我常對自己說「Ellen,如果你不犧牲,你的孩子就無法受教育」。我的小兒子現在才要念大學一年級,所以我至少還得在這裡工作四年。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