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雜誌 發行日期:2008/06 刊號:20080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一縷清煙

喜宴接近尾聲,子皓陪著新人在臺上答謝來賓,蕙趨近身來,低咕:“你沒醉吧!”子皓誇張地睨了她一眼,剛才替新人代杯,確實喝多了一點,但還不至於醉得開不了車,小妮子就擔心沒人送她回家。

  蕙是新娘的表妹,住在布魯克林海洋大道,子皓在試裝時才初次見到蕙。兩人年紀相仿,外貌登對,但個性卻南轅北轍,蕙是典型的ABC,花季少女,卻不知矜持為何物,這讓生性含蓄的子皓有點不知所措。那天,小妮子對自己的禮服倒沒什麽意見,但對新娘的婚紗卻老是看不順眼,搞得新娘自己也沒了主意。喧嘩中,想到精彩處,忍不住咧嘴偷笑。唉!人要是倒楣,連偷笑都會被逮到。子皓就那麽倒楣,正笑得高興,擡眼一看,站在前方的蕙在對面鏡中正瞪著杏眼對自己發怒。

  “你笑什麽?”蕙轉過身來,同時也完成了戰場切換。

  “我沒笑你。”話一出口,子皓就後悔起來,廢話一句,不打自招。

  “哼!”一份戰書隨著鼻音飛向子皓。

  此後幾天,不管是拍照還是攝影,伴娘總在挑剔伴郎。弄得子皓真想一走了之,不當這受氣伴郎。還好,在戰爭全面爆發之前,新娘出面撮合,把車子借給子皓,並指派任務,讓子皓每天去接送小妮子來攝影,借此消除了對峙。

  回想蕙的刁蠻,子皓只能苦笑,還好今晚過後,不必再陪大小姐演戲扮老實了。

  散席紛亂中,一位少婦起身離席,與新人打招呼時,子皓瞥見了她,一陣驚疑,少婦的身影已消失在人群中。子皓回過神來,趕忙奔了出去。蕙在背後驚叫:“你去哪里?”“我馬上回來,你呆在這裏等我。”

  沖出酒樓,子皓飛快地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等車的女眷。夜色已濃,東百老匯上只有幾個男賓正往自己的停車處走去。“不可能吧!”子皓有點懷疑自己是否認錯了人。失望之餘,正轉身回去,剛好有人拐過街角,消失在夜幕中,子皓頓然醒悟,急步跟進。

  昏暗的街燈下,那熟悉的身影正匆忙地往前走,子皓加快腳步,急促地叫一聲:“小芳姐。”少婦應聲回首。“嗡”子皓幾乎看不清眼前的景物,淚水不爭氣地滑落下來,隻身來美一年間的辛酸一瞬間湧上了心頭。

  “子皓。”小芳姐的聲音充滿了驚喜,像小時候慣常的那樣伸手去摸子皓的頭,但手伸到半途,自己先笑了起來。十八歲的子皓已經長得比她高得多了。

  “呵!幾年不見,怎麽長得這麽高了?剛才我就覺得有點眼熟,想不到是你。”小芳姐也紅了眼。拉著子皓端詳了半天。

1 2 3 4 5 6 7 8 9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