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央 發行日期:2010-04-01 刊號:16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海外記者單兵作戰一人分飾多角

文字、攝影、剪接通通包
黃貞貞

自去年12月應中央社總社要求開始攝製影音新聞後,我的工作由過去文字兼平面攝影記者,再增加電視攝影兼剪接工作,由於是單兵作戰,採訪時必須「一心多用」,「一人分飾多角」,訪問、拍攝全部自己來,每一次出機採訪,都是挑戰與考驗。

約時間電視訪問時,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是,「你們攝影小組有多少人?」,回答就我一個人時,對方經常感到好奇,一個人可以嗎?再等到我單槍匹馬,拿著「精巧」的攝影機出現時,受訪者的反應有二種,一是「哇,你的攝影機真可愛」,另一種是「這機器能拍得起來嗎?」。

需具體力、耐力和意志力

日本S牌高畫質攝影機,小巧易攜帶,拍起來的畫面品質不輸專業攝影機,不過為了拍到穩定良好的畫面,腳架不能少,連同其它攝影配備、相機、手提電腦等,每次出門採訪身上至少有五公斤裝備,在大倫敦市奔走採訪,活脫是個「神力女超人」,淑女高跟鞋只能束之高閣。

要攝製高品質的影音新聞,不僅要有體力、耐力,還要有堅毅的意志力。

今年元月中旬我隨著台灣新銳服裝設計師古又文和工作人員到倫敦郊外,一處幾無人跡的森林拍攝泳裝照,當天的氣溫跌破攝氏零度,冷風刺骨,路面積雪已轉為厚冰,走路必須「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否則一閃神,就會跌的狼狽不堪。

雖然穿著大衣手套長靴全副武裝,仍擋不住酷冷寒意,堪稱是我從事記者工作十多年來最「凍」的採訪任務。

我比古又文一行早到森林入口的集合地點,當地的幾位伯伯們好奇地問我為何冒著風雪到森林,聽到我說「今天要拍泳裝照」,他們張大眼睛直說不可思議,只差沒說我「頭殼壞去」。

這種在冰天雪地拍有中國式「蒼涼意境」泳裝照的主意,真虧古又文想的出來,說這個任務很要命,一點都不誇張。

長達五個小時在有如冷凍庫的森林裡拍攝,攝影師與古又文求好心切,不斷換景,為免打擾他們的拍攝工作,我拿著攝影機和相機如影隨行,隨時「跟進」,一方面要攝錄畫面,還要拍照,中間找到空檔再做訪問,坦白說,拍到最後四肢已幾乎失去知覺,飢寒交迫,全靠意志力撐下去。

記錄台灣在國際的驕傲

19歲的英法混血史黛西(Stacey)專業表現也不遑多讓,雖然古又文和工作人員準備棉被以讓她禦寒,但功效不過是「杯水車薪」,我看到她削瘦的身軀,因為氣候嚴寒而起滿雞皮疙瘩,但不喊苦,賣力在鏡頭前應古又文的要求擺出最美的pose,不禁感佩她的敬業工作態度。

當了五年的模特兒,我問史黛西這是不是她接過最艱難的案子?她用甜美的笑容說,「大家都很照顧我,就是努力把它拍好」,結束拍攝後,史黛西趕著坐地鐵到下一個面試,模特兒的生活似乎沒有大家所想的那麼光鮮亮麗或輕鬆容易。

1 2